巴士的點評——美國要伸出橄欖枝了

  中國外長王毅罕有地於八月十六日一日內分別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細讀官方通告有關談話的詳細內容,可以更能了解王毅的看法和中美之間的互通。

  (一)美國有求於中國。美國要從阿富汗撤軍,阿富汗政府軍打不過塔利班,是在預計之內。美國中情局判斷塔利班要用九十天才能夠戰勝,結果計多了一個「零」,阿富汗政府在幾天之內極速敗亡。這也反映了美國的情報和戰情分析工作,完全失效。中國似乎已預見這種結果,在八月七月已開始有序撤僑。大家見到美國總統拜登正在大衞營度假,就知道他完全沒預備阿富汗現時會發生這種亂局。美國錯估局勢,局面崩塌,即時令到美國陷入非常被動的境地。

  拜登政府不存在重新向阿富汗出兵的選擇,如今的目標只能夠停止繼續受損。主要有三個方面:

  (a)把美國政府人員和協助美國工作的阿富汗人順利撤走,減少有人員由美國運輸機從高空墮地的悲劇,讓美國的顏面好過一點。這需要與塔利班的配合,不再派兵進攻目前仍由美軍控制的喀布爾機場;

  (b)塔利班溫和執政。塔利班上台之後,如果施政愈能夠包容,雖然塔利班是美國的敵人,但美國仍會可保留一些顏面。但若塔利班上台之後重蹈過往嚴厲的伊斯蘭執政方式,例如完全拒絕非塔利班人士參加政府、對女性實施嚴苛的伊斯蘭律法,或者迫害當地的外國人或前政府人員,拜登政府要承受的壓力就會更大。而要塔利班上台之後能夠溫和地施政,這只能夠希望與塔利班有良好關係的中國伸出援手,勸說甚至制約塔利班的施政。

  (c)不能讓阿富汗成為反美恐怖份子的基地。拜登政府至今仍然自圓其說,說二十年前出兵阿富汗的目標已經達到,因為主要的目標是反恐。當然,這是睜著眼說謊話,美國當時出兵的主要原因是要消滅蓋達組織和與之友好的塔利班,以報復「九一一事件」。

  美國以外的兩大國——中國和俄羅斯,由於蘇聯當年曾入侵阿富汗,與塔利班有積怨,關係肯定不好,而中國一直與塔利班有聯繫,外長王毅早前更與塔利班負責人會面。美國只能求助於中國,作為美國在阿富汗的傳話人,希望能夠穩住阿富汗的局面,以減低對美國的損害。

  (二)中國要美國改弦易轍。王毅在電話中直接訓斥布林肯,說「美國不能夠一方面處心積慮地打壓中國,損害中國的正當權益,另一方面卻要中國予以支持和配合,國際交往不存在這種邏輯。」中國顯然是把話說在前面,叫美國不可以「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美國要中國幫忙,就先要停止對中國的傷害。目前可以見到有三個主要方面:

  (一)對「東伊運」的定性。王毅指出,美國上屆政府撤銷「東伊運」作為恐怖組織的定性,在反恐問題上搞雙重標準。「美方應該改弦更張,為中美涉阿合作以及國際反恐合作掃除障礙。」

  特朗普政府將「東伊運」從恐怖組織名單中剔除,拜登政府並沒有糾正這個問題,很明顯是想繼續借新疆問題搞中國。中國曾對塔利班明示,阿富汗不能夠成為「東伊運」的基地。所以,美國若要中國為她在阿富汗問題上傳話,美國重新將「東伊運」定性為恐怖組織,似乎已經是其中一個必要的條件;

  (二)病毒溯源。美國最近大玩新冠病毒溯源,拜登要中情局提交他認為滿意的報告。明眼人都知道,美國是要「砌中國生豬肉」,硬要將新冠病毒的源頭搬到武漢實驗室的頭上。如今美國要求中國配合,這個插贓嫁禍的把戲當然不能夠演下去了。

  (三) 香港和台灣問題。美國大打台灣牌,明撐台獨,又借香港問題制裁中港官員。中美關係要解凍,美國要中國出手幫忙,在香港和台灣問題上,必須要有表示。美國若不伸出橄欖枝的話,一切都免談。

  塔利班在二十年後捲土重來,重新掌權,似乎已經學精了,已不再像當年一樣,以天下人為敵的極端思維去執政。阿富汗要真的建設國家、重振經濟的話,中國是一個很好的幫手,中國可以在當地大量投資,並提供發展經驗。

  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敗局,已成為拜登民望由盛轉衰的分水嶺,拜登為了停損傷害,只能夠尋求中國的幫助。中國有很多「阿富汗牌」在手,美國若不低聲下氣,顯示誠意,中國大可置之不理。

  編者按:盧永雄先生因個人事務,請假個多月,期間由《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撰寫《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李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