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公民社會是顏色革命的溫牀

        今年十二月,香港將進行立法會選舉,泛民兩大政黨對參選有不同的看法。民主黨內部仍有分歧,大力反對參選的副主席李永達已經「走佬」到英國,民主黨將於九月二十六日開大會決定是否參選。而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最近出席一個研討會時說:「公民黨選舉之路,已經行盡了…公民黨若要參政,完全沒有需要存在,這很清楚…毋須多加解釋。但公民黨仍有公民社會的角色。」坊間最近亦有議論,說民主黨如果全面禁止黨員參選,就是死路一條。而特首林鄭月娥表示,議政論政參政是政黨存在價值,如果政黨拒絕參與,是令人懷疑存在價值及感到奇怪的。

  《香港國安法》實施和選舉遊戲規則改變,令到泛民政黨對參選感到猶豫,他們認為第一,參選拿不到過半數議席;第二,堅持反中的政見會被DQ;第三,參選亦可能不為激進的支持者所接受,因此對參選有很大的保留。

  看西方所鼓吹的民主制度,政黨政治和公民社會是兩大法寶。而在執行上,美國擅用雙重標準的手法。對一些支持她的政權,即使既無政黨政治,也無公民社會,也可以完全接受。遠一點的是當年的亞洲四小龍,無論是台灣、南韓、新加坡和香港,與美式的政黨政治和公民社會完全沾不上邊,但美國卻力撐四小龍,目的只不過是要圍堵紅色中國。近一點的是現時的中東,美國一方面大搞「顏色革命」和軍事入侵,推翻與美國不友好的政權,例如伊拉克、利比亞、阿富汗等等。另一方面又與一些封建王權的政體勾肩搭背,狀甚友好,沙地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美國的所謂民主標準,只適用於敵對政權身上。

  由於中國經濟快速增長,挑戰到美國的地位,美國對中國便全盤翻臉,由友好合作變成全面對抗。面對這個現實,香港沒有辦法不放棄西方的政治理念,否則只有死路一條。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公民社會觀念不合時宜。梁家傑說公民黨仍要搞公民社會。如果他所指的公民社會理念仍是組織反政府活動的話,在《香港國安法》生效之後,看不到公民黨會有多大的空間。若公民黨的選舉路已盡,公民黨搞美式公民社會的路,同樣已走到盡頭;

  第二、政黨政治要重歸正路。主要有兩方面:一,原則上要支持一國;二,行動上要「和理非」。未來的政黨,若要參選的,就要接受一國,不能搞顛覆分裂、不能勾結外國。不能接受這些原則的,其實不但不應該參選,甚至應該散黨。因為若繼續搞政治活動的話,最後只會惹來牢獄之災。或許,李永達「走佬」,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不參選,便散黨,是理性的行為。

  第三,NGO不能政治化。香港的NGO,特別是西方的NGO,已被視為搞顏色革命的先頭部隊,她們有用不盡的資源,行事也相當政治化。時至今日,仍然見到有外國的NGO,好像有花不完的金錢,天天在互聯網上賣廣告反對「明日大嶼」計劃。NGO反對填海計劃,無甚出奇,她們也有言論自由。但是,NGO居然有源源不絕的水源,不斷地賣廣告去反對,就令人有點奇怪。而我感到奇怪的是,為甚麼政府對這事情視若無睹,甚麼事都不做,是不是也應該做些廣告,與之抗衡一下呢?

  時代變了,法律變了,觀念亦應該隨之而改變。西方式的公民社會概念、西方式的政黨政治,已經不合時宜。

  事實上,美國是一個公民社會,亦令人懷疑。公民社會有一個標準,就是「民眾皆為品行良好,思考周全而活躍的公民。」但若以這個標準去看美國社會,先不說美國公民的品行是否良好,單是他們是否有正常的思考能力,已令人懷疑。最近,美國《霍士新聞》主持卡爾森和共和黨威斯康辛州參議員約翰遜等,大力吹噓獸用抗寄生蟲藥物「伊維菌素」是「新冠神藥」。威斯康辛州就有很多新冠病者聽了他們的胡謅,服用這隻「神藥」之後中了毒。搞到美國疫控中心(CDC)要發聲明說:「你們不是馬、也不是牛,別用獸藥治新冠!」如果美國是公民社會的最高典範的話,公民社會這個概念的確叫人極度懷疑。

  編者按:盧永雄先生因個人事務,請假個多月,期間由《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撰寫《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李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