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外國在香港「代理人」成為支聯會首針對焦點

        警方發信予包括何俊仁、李卓人、鄒幸彤等十名支聯會董事,指根據《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三條,要求他們提交資料。支聯會表示會要開會討論應對。

  近日支聯會「聞到燶味」,察覺到警方國安處的追究行動逼在眉睫,最近召開常委會決定解散支聯會,稍後將由會員大會決定。與此同時,警方的追責行動急速展開。焦點主要有兩個: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的綱領,違反了《香港國安法》和支聯會本身和其骨幹成員涉嫌擔任外國和外地在香港的代理人,涉嫌收受黑金資助,在香港進行政治任務。

  有關支聯會的綱領問題,坊間過去講得比較多,而支聯會作為外地的在港代理人的問題討論比較少。從警方行動可見,後者才是首要的針對重點。今次警方的行動有兩大重點:

  首次運用國安法實施細則附表五的權力,針對境外代理人。附表五第三條列明警務處處長可向外國代理人或台灣代理人作出書面通知,規定該代理人在指定期限內向警務處處長提供資料。

  對於何謂外國政治性組織代理人的法律定義,附件五第二條有明確定義,(一)受外國政府或政治性組織直接或間接指使、監督、控制、僱用、補貼或資助,或收受外國政府或外國政治性組織金錢或非金錢報酬;(二)為外國政府或外國政治性組織的利益而進行其全部或部份活動。而台灣代理人自然是指台灣當局和台灣政治性組織。

  據悉,警方認為支聯會的骨幹成員符合「外國或台灣代理人」的法律定義。包括一、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於二○一二年至二○一八年出任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執委和公司董事,而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被指與美國政府屬下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關係密切。鄒幸彤於二○一六年四月獲安排到印度出席受NED資助、由美國反華組織「公民力量」舉辦的第十一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並與支持藏獨的達賴喇嘛會面。另外,鄒幸彤亦在二○一七年四月和周永康、梁頌恆、游蕙禎等到台灣出席由台獨和藏獨組織舉辦的「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活動」。

  二、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是華人民主書院的創會董事,華人民主書院多年以來依靠NED的資助運作,亦與台灣民進黨、台獨和海外的反華份子有緊密聯繫。支聯會多年串連華人民主書院舉辦多項反中活動,兩者關係十分密切。

  三、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二○一九年網上洩露的文件中,爆出他擔任秘書長的職工盟,自一九九四年開始,每年均向NED旗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申請資助,涉及的金額總共一千三百萬港元,李卓人在《香港國安法》頒佈實施翌日,以視像方式參與美國國會聽證會,要求美國干預香港事務。該聽政會是由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召開,目的是審議美國的《香港自治法》。

  另外,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組織,亦符合外國代理人的定義。包括一、華人民主書院,這書院於二○一一年五月在台北創立。創辦人是王丹,何俊仁、陶君行和鄭宇碩等是書院的董事。二○一二年四月一日,華人民主書院董事王興中發電郵給何俊仁、陶君行和鄭宇碩等一眾董事,告知書院向NED的撥款申請已獲批准,金額四萬五千美元,使用要符合NED提出的規定,換言之,華人民主書院直接受NED的控制。

  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這組織於二○○七年一月成立,董事是何俊仁、劉慧卿和關尚義。關尚義是一個美籍律師。二○一六年八月,「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向NED申請資助的電郵曝光。這個組織以在內地建立維權組織為名,向NED申請資助包括直接聯絡維權律師、培訓學生領導人,製造更多上訪事件等;

  三、「香港民主中國陣線」。「民主中國陣線」於一九八九年在巴黎成立,多年以來是海外的反中組織。「香港民主中國陣線」是「民主中國陣線」其中的一個支部。消息指警方要求「香港民主中國陣線」的負責人黃元璋提供資金流動的資料,以調查有否進行危害國家安全活動。

  詳細分析警方向支聯會等人發出的通知書,就知道是針對支聯會關鍵人物作為外國或台灣代理人的問題。涉及的組織亦有很多,而這些組織長期接收外地政治組織,例如NED的資助,組織反華或反特區政府的活動。

  支聯會等有關組織及人士的行為並非一般國際交流,而是與外部及境外政治性組織的勾結,涉及金錢或物質等經濟上的資助,為該外部勢力在港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在去年六月三十日《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仍沒有停手。

  警方現時要求相關人等提供資料,主要是要確認他們是否外國或台灣在香港的代理人以及他們與那些代理人組織的聯繫。相信警方追究支聯會的行動,只是剛剛開始。

  編者按:盧永雄先生因個人事務,請假個多月,期間由《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撰寫《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李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