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關鍵是國慶的「國」字

  今個星期日十月十日,這是紀念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一百一十周年的日子。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接受訪問時提到,切勿趁十月十日「雙十節」,意圖做出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行為。對於能否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以及能否紀念雙十節,鄧炳強說:「會按個別實際情況去處理,如果你心裏真的想將台灣從中國大陸分裂出去,我們一定找到證據,證明你心裏所想及你所做的事。」鄧炳強話,是否存有意圖是重點。「任何人有意圖想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是嚴重罪行,你首先要問清楚自己,你有否這個意圖,如果你無這個意圖,為何要慶祝這個日子呢?」

  去年七月一日《香港國安法》正式生效之後,慶祝雙十的活動已大為收斂。多年來有份籌劃慶祝雙十活動的前元朗區議會副主席麥業成說,考慮到香港的政治環境,今年不會舉辦慶祝雙十節活動。麥業成去年仍然想借用元朗的革命古蹟「紅樓」,在「雙十」搞慶祝活動,但因業主拒絕借出而搞不成。

  或許有人會問,為甚麼香港過去可以慶祝雙十,雙十節是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紀念日,現在卻不能慶祝呢?

  這個問題可以分幾個層次去探討。第一、法律層面。《香港國安法》確立了分裂國家的罪名。過去,舉辦慶祝雙十節的團體,其實是在舉辦「雙十國慶」,關鍵問題就是這個「國」字。在雙十節慶祝「國慶」,即是慶祝中華民國的「國慶」,等於承認中華民國,這就有分裂國家的意圖,違反了《香港國安法》。這和你在雙十節當天,搞一個辛亥革命圖片展覽,紀念推翻滿清王朝,有本質上的區別。中國只有一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第二、「雙十」在歷史上從來敏感。有一定年紀的人都會知道,過去殖民地時代,每到十月,左派會在十月一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而右派會在十月十日慶祝中華民國國慶,這兩天香港大街小巷都會見到旗幟飄揚。我小時候在李鄭屋邨上學,每到雙十,都會見到李鄭屋邨掛滿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但早在一九五六年「雙十」,李鄭屋邨就爆發大型暴動。當年,李鄭屋邨徙置事務處(即今天的房屋署)區長,認為雙十慶典已過,要求居民清拆部份「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惹起區內的右派份子不滿,在親台灣的黑社會份子煽動下,有幾十人包圍區長辦事處,有人強行闖入搗亂,事件一發不可收拾,演變成大規模暴動。

  事件觸發九龍多區出現暴徒到處搶掠,情況在第二日進一步惡化,瑞士駐港副領事恩斯特及其夫人乘搭的士經過青山道與大埔道交界的時候,暴徒竟然將的士掀翻並放火燒車,恩斯特夫人當場燒死,同時有兩名暴徒在掀翻的士的時候被的士壓死。所以,「雙十」從來都是敏感的暴動日子。當年的港英政府對此「隻眼開、隻眼閉」,一方面是忌憚華人勢力,另一方面是因為燒不到英國身上。試想一下,如果有人在香港慶祝愛爾蘭獨立日鼓吹北愛獨立,港英政府不馬上禁制才怪。

  第三、台灣利用一切機會煽獨。雖然台灣的民進黨客觀上做出種種行為意圖不承認中華民國,但她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煽動獨立的機會。今年的慶祝雙十活動,台灣搞出了一個所謂「金揚雙十」的設計,既沒有了青天白日滿地紅,logo下面印有「TAIWAN NATIONAL DAY 2021」(台灣國慶日)的英文字樣。有媒體問這些字有何含意,台灣的內政部次長陳宗彥說:「這是代表我們國家的國慶。」他的話,宣揚台獨,溢於言表。所以,香港人搞慶祝「雙十」活動,現實上有濃厚的撐獨味道。非親台、甚至親綠團體誰會去慶祝呢?

  無論是在法律上,抑或政治上,「雙十」是一個敏感的雷區,大家就不要踩入去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