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法官也移民 換血非壞事

  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早前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請辭,提早在六十歲退休。據說沈官將與妻子及兩個兒子移民英國,放棄每月二十三萬多元的薪酬。沈官離去以後,他曾經審判的案件,仍然成為城中熱話,大家都關注他涉及暴動案件的判決。

  一、二〇一六年旺角暴動案。沈官於二〇一六年處理旺角暴動案的時候,以「逃跑屬於參與暴動」為由,將案中三名被告裁定暴動罪成,各判囚三年。

  二、二〇一九年暴動案。沈官先後於去年十月和今年二月分別將二〇一九年「八三一」和「十一」兩案合共十四名被控暴動罪的男女被告全部裁定脫罪。沈官在審判二〇一九年「八三一」灣仔暴動案時說:「逃跑不一定因畏罪,也不應將穿着黑衣的人隨意視為參與暴動。」又認為眾被告遇警即逃,有可能是「應警方警告而離開」,甚或基於對警方的「恐懼的自然反應」,另外,他又接納辯方不排除被告等人是希望到場「見證這難得的歷史時刻」的講法。至於針對各被告當時身穿黑衣,沈官話「選擇服飾顏色純屬個人喜好」,而帶備「豬嘴」、「口罩」、「眼罩」或「手套」等用作「保護自己」也是「無可厚非」。裁定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有關控罪,判案中所有的被告人的暴動罪不成立。

  沈官這個判決相比他在二〇一六年旺角暴動案中裁定「逃跑屬於參與暴動」截然相反,被外界質疑有雙重標準。

  究竟沈小文是因為個人理由或是因為政見不同而離開香港?旁人自然無法知曉。但近年的確有為數眾多的人是因為政見的問題而移民,特別是移居英國。統計處今年八月公佈,今年年中香港人口為七百三十九點五萬人,比一年前即二〇二〇年中減少了約八萬七千人,人口下降百分之一點二。由二〇二〇年中至二〇二一年中,淨遷移人數為七萬五千三百人,其中一萬三千九百人持單程證來港。有八萬九千二百人移離香港,移居外地者佔香港人口百分之一點二。

  有人問,香港的移民潮問題大嗎?我會分兩個角度去看看:

  第一,香港重大的移民潮的經驗。香港近年第一波移民潮是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前後;第二波是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這兩波的移民潮,有數以十萬計的港人移離香港,當中不少是專業人士。當時的港英政府很認真對待本地「人才流失」(brain drain)的問題,暗中啟動了應變措施,其中一個是大力擴大香港的大學教育,增加對大學撥款。我當年曾與大學的高層談過,他說港督衞奕遜直接與校長討論相關問題,指示大學加強培養港人才,接替流失者的空缺。

  但校方高層當時告訴我,人才流失的情況其實並沒有坊間想像中的那樣嚴重。一則是人才外流的情況在八九年後兩、三年已經停止,二則是幾年之後,已有港人陸續回流,因為在外地謀生不易,除非是外國緊缺的專業,所以移民潮的持續性,會比想像中的低。

  第二,因政見不同而離開香港,對香港不是壞事。社會存在着不同的政見,香港人親建制和反建制的比例大約是四比六,而政見激進者佔比大約一成,兩方皆有。那麼反對和不滿定立《香港國安法》和完善政制的人大約有四百四十三萬,當中較激進者也有四十四萬,他們最想離港,而英國推出的5+1BNO移居計劃也方便他們離港。若有四十四萬人很想離港,現在才走了九萬人,相信移民人數仍會增加。不過,增加的幅度應會按年遞減,然後逐漸冷卻。

  政見激進的人若留在香港,會在本地形成激進勢力,對政治和社會穩定不利。所以移民潮不是壞事,有人走,有人來,也是一個換血的過程。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