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泛政治化搞死體育盛事

  周日舉辦的渣打馬拉松活動,有人想藉機搞政治抗爭,呼籲參賽者集體穿著「香港加油」等服飾。主辦機構的回應也不斷變化。

 渣馬籌委會主席高威林十月十八日表示,比賽沒有服裝限制,不會理會參賽者穿甚麼顏色的衣服。「若有人展示『光復香港』等標語,不關賽會的事。」

  或許是高威林的講法太自由化,渣馬主辦機構香港田徑總會在十月十九日發聲明,表示如若發現任何違反法律、違反大會規則的情況,若勸喻不果,將會要求執法部門介入協助。

  到昨日(十月二十一日),渣馬籌委會再發聲明,對十月十八日傳媒發佈會之訊息令公眾誤會,感到抱歉,並嚴正澄清:渣馬籌委會強烈譴責任何人利用賽事,作為宣揚及鼓吹政治訊息的平台,並重申十月二十四日賽事現場,絕不容忍任何違法事件,嚴正要求任何人切勿以身試法。

  事件可以分主辦方和搞事者兩方面去探討。

  第一,主辦機構花幾日終於搞清立場。香港近十年,政治不斷激進化,最後演成顛覆政權的暴力革命。一方趨向瘋狂,而另一方則日趨軟弱,此消彼長,終成大禍。任何的本地機構,舉辦任何各類活動,不能怕被人鬧,要堅守兩條底線。一、合法底線。香港是法治社會,任何人的行為都受法律約束,涉及政治宣傳,主要與兩條法例相關,一條是《香港國安法》,另一條是《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第十條的煽動意圖罪,當有人有組織地煽動群眾,激發對司法的憎恨,即屬違法。渣馬籌委會作為一個體育盛事的主辦機構,理應清晰地表態反對,而不是說「唔關賽會事」。須知道,提供場地予違法者的機構,也有「協助及教唆」他人犯法之嫌。後來渣馬籌委會表示會「嚴正要求任何人切勿以身試法」,這才是一個合理的態度。

  二、一國底線。香港整個憲制基礎源於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核心就是一國兩制,而前提就是「一國」。挑戰一國,就是在破壞香港整個制度的基礎。不單止是舉辦大型活動的單位,每一個公民都有責任去維護一國。愛國是基本要求,而不是一般的黨派政治要求。

  香港做了百幾年的英國殖民地,香港的傳統精英仍有一種「買辦」(comprador)心態,所謂買辦,就是現代的經紀、代理,過去這些買辦,遊走於中國和英國之間,兩不站邊,衣袖不濕,左邊收一個佣、右邊收一個佣,就能大富大貴。香港最早富起來的華人家族,全部都是買辦出身。買辦心態最後演變成了一種唯利是圖、無家無國的心理。就算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也採取「唔關我事」的態度,務求兩邊都不得罪。他們忘記了一國兩制的本源,甚至忘記了自己是中國人,應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

  渣馬籌委會由「唔關我事」轉變成「強烈譴責」,總算及時撥亂反正。

  第二,泛政治化會搞死體育盛事。香港過去十年的問題是泛政治化,所有事情都變成政治,要作政治表態。好好的一場馬拉松賽跑,大家參與體育,本來是一個城中盛事,但偏偏有人硬要將這個體育活動變成一個政治事件,組織群眾作政治表態,若主辦單位無力控制的話,這個體育盛事最後就會變質。

  扼殺體育盛事者,就是玩政治的人。大家也應該要看看香港的政治現實,既然《蘋果日報》可以結業、支聯會、教協、民陣可以解散,若一場馬拉松運動最後變成了一場違法的政治抗爭活動,將來為甚麼不可以終止呢?

  香港所有的公眾活動,都要獲得政府批准,否則就是非法集結。政府批准你舉辦馬拉松跑步活動,並不等於批准你搞馬拉松政治抗爭。當活動變了質,政府以後一句不發牌,渣馬就會從地球上消失。

  那些處心積慮要利用一切機會搞政治的人,最後就會將任何的正常活動,推到萬劫不復的毁滅境地。正常人,就不要參加這種危險遊戲了,跑馬拉松,就純粹去跑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