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區會大變 只是開始

  政府最近要求區議員分批宣誓,最後一批區議員宣誓結束,十八區被DQ的區議員總計有四十九人,缺席宣誓有六人,合共五十五人因而出局。二○一九年反修例運動狂潮期間,有三百八十九個反對派區議員成功入局,最後只剩下六十二人,即是說,只有百分之十六點二的反對派區議員可以留低。

  整件事情係咁的。二○一九年十一月,反對派大舉進佔區議會,出現種種異像,包括在會議議程上公然侮辱警察是「黑警」,或者在會議上對出席的警官百般侮辱,又或是在區議會辦事處大門外貼上「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標語。

  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瘋狂過後,災禍即至。首先是二○二○年反對派搞捆綁式的「35+初選」,操盤人發功要求候選人簽署所謂的「墨落無悔」聲明,要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即使建制事務局局長曾國衞事前警告有關行為可能違反《香港國安法》,但依然有大量區議員參與,亦有借出辦事處作為投票場地。最後警方出手拉人,有被捕的區議員及後辭職。

  另外政府亦修訂條例,要求所有區議員都要宣誓效忠,要過DQ的一關。今年七月,有消息傳出,若區議員被DQ,會被追討過一百萬元薪津。結果有二百個反對派區議員聞風先遁,辭職走人,只剩下少部份人留下來宣誓,當中有不少人過不到關被DQ,最後反對派區議員只剩下六十二個。

  總結這場區議會亂局,有三點值得注意:

  第一,區議會形勢大變。此前,全港十八個選區,除了離島區仍是建制派主導之外,其餘的十七區都落在反對派之手。經過幾輪DQ之後,如今有九個區,建制派議席佔過半數,重奪控制權。有兩區,東區和荃灣,建制派和反對派的議席相等;有個七區的反對派議席仍然多過建制派,包括中西區、油尖旺、深水埗、黃大仙、屯門、大埔和沙田。

  第二,為甚麼仍有六十二個反對派可以留低?與其問為甚麼這六十二人可以留低,倒不如問其他人被DQ的原因,主要有四個︰

  (一)直接參與反對派的「35+」初選。由於這個初選已被定性為違反《香港國安法》的行為,所有參與者即使未被起訴,也會被DQ;(二)提供議會辦事處作為「35+」初選的票站。這等於涉嫌協助違反《香港國安法》的行為;(三)簽署「35+初選」所提出的「墨落無悔聲明」,該聲明承諾會無差別否決預算案,無論是以黨團名義,還是以個人名義簽署,都是被DQ理由;(四)作出其他激進的顛覆性政治行動,例如擺「六四」街站等。這六十二個沒有被DQ的議員,應該沒有涉及上述的四類行為。

  第三,政治含意。二○一九年的一場激進的政治運動,令很多從政者激動上腦,做出種種過界行為,他們的核心問題是反對一國和意圖顛覆政府。以人稱「鄺神」的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鄺俊宇為例,他在政治理念上不算很激進,花了千萬元在大角咀買樓,以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作為職業。其區議員資格剛被DQ,原因相信與他參與「35+初選」有關,他也不會再參選立法會,其政治職業驀然中斷。無論出於何種原因,誰參加了這一場妄想顛覆政府的運動,最後當然要付出代價。

  在完善了政制之後,區議會的組成暫未改變,但相信大變必將到來。過去曾有政府要取消區議會的想法,最近聞說這個念頭已經打消。不過,區議會的產生方式,難免會大變,相信重新加入委任制,會是一個積極考慮的方向。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