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假如「渣馬」沒有禁止政治標語

  復辦的渣打馬拉松順利結束,賽前有人大力推動,想叫大量選手着黑色衫以及印上「香港加油」的雙體書法,作政治抗議。

  渣馬籌委會初時就表示跑手展示這些標語「唔關我事」,後來經各方反映意見之後改弦更張,在賽前向跑手發出短訊,重申攜帶背包或穿著特別裝束者需接受保安檢查,並警告切勿穿着政治元素或口號之裝束,違者將被拒參賽,並按需要要求執法部門介入。結果渣馬現場就有部份跑手因為服裝上印有「香港加油」的字句被要求更換服裝,否則就不能作賽,他們並被記錄號碼牌和身份證號碼。

  在大會加強安檢之後,整場渣馬在未被政治「污染」之下順利完成,讓體育回歸體育。

  事後有兩種意見,有人就質疑為何那些穿著印有政治口號衣服入場的跑手未被拘捕。也都有相反意見認為為何服裝上印有「香港加油」雙體書法都不行。雖然在賽後記者會上有傳媒反覆提問,是否選手服裝印有「香港」都不可以,但這個其實是明知故問,這個「香港加油」的雙體書法設計,源自台灣的博方創作團隊,不知他們受何人支持,設計出這個充滿暗示性的政治標記,在二〇一九年的反修例期間得到廣泛迴響,成為示威者熱愛的標識。其政治含意相當明顯,去拗字眼比較無謂。

  假設渣馬籌委會繼續那種「唔關我事」的態度,又可能出現甚麼情況呢?

  由於有賣T恤的公司大力鼓動人們穿著這些印有抗議字眼的服飾,假如有三千、四千人穿著這些黑衫,上面印有這個台灣設計的「香港加油」雙體書法標記,甚至在跑步過程中大肆呼喊政治口號,除了賣T恤的公司賺大錢之外,還可能出現兩種情況:

  第一,外國媒體大肆渲染香港的反對運動重燃。外國政府亦都可以藉機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施壓,要求撤銷對二〇一九年暴力事件中示威者的控訴,甚至加大對香港的制裁。

  第二,本地的黑暴示威者重新起哄。只要再有成功示威的案例,暴力示威者受刺激再次走上街頭,放火封路搗毀商店。過去兩年,特別是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重新恢復來之不易的平靜局面,可以在一夜之間,付諸流水。

  政府見到整場渣馬變成一個政治抗議運動,最起碼的回應就是從此禁止再舉辦渣打馬拉松。問題是再激發起的暴力之火,是否很快熄滅。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今未到寬鬆的時候,主要因為人心未定,當反對者仍然好像熔岩一樣,只是躲在地殼底下流竄。只要地殼一露出缺口,熔岩就會噴發而出。

  所以寬鬆之前,要先等熔岩冷卻,香港先要進行一個去激進化的過程。如果訂立國安法以及連串起訴行動,是第一波止血的話,第二波就應該除毒。這是下一屆政府的重點政治工程,要從根本上去消除激進化的根源。去激進化是一個重大議題,但是一個最簡單嘅切入點,就是由政府以及相關政府資助機構開始,有清晰的國安意識,有維護國家安全主體意識,制止一切激進的反對政府行動。

  三十多年前,我首次看到港英政府提交給行政局的文件,見到每份文件都有一項是講到「可能的財務影響」(Financial Implications)。我發現政府施政,是如此重視可能帶來的財政開支,覺得這個做法相當聰明,當有「可能的財務影響」這一項,每個決策官員都要從這個角度考慮。

  我認為未來政府所有的政策,都應該加上「可能的國家安全影響」(National Security Implications),這變成一個硬性要求,政府決策時必須考慮。從批准一個活動,批出一個政府工程合約,訂立一個政策,都要加入國安考慮因素。

  千萬不要以為這樣會減少自由,剛好相反,當社會建立維護國家安全意識,去激進化工作順利完成之後,寬鬆的日子,就可以到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