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19日 星期三
  • 16º
  • 77%
  • facebook
  • Weibo
  • RSS

巴士的點評|不要有白種人的視覺

  警方國安處拘控《立場新聞》的主要負責人,《立場新聞》宣佈停辦。有人問,警方的執法行動何時停止?我估計,要等到反中央的活動停止,執法行動才會停止。若有人堅持搞下去,執法行動就不會停。
        可以有五個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
  第一,政變失敗的下場。我們對人們的政治立場的分野,一般會用黃、藍去分別。也可以有另一個角度:一比九十九。每個社會都有百分之一的人是極端派,他們可以是政黨首領,可以是在街邊示威的群眾,也可以是傳媒的記者或者老總,甚至可以是政府高官。他們思想極其偏激,當中部份人會成為的反對運動的領袖。
  二○一九年的一場政變失敗了,攬炒不了中共,動亂平息,清洗到來,拉人封艇,古今皆然。歷史上不論中外,政變失敗者,那百分之一的領頭極端派,監禁是起碼的待遇,殺頭的也大有人在。
  香港的情況已相對溫和。若不肯停手,又不願移民,卻又沒預備好會被拘捕,究竟想怎樣呢?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天真」。
  第二,打卡者要遠避。香港的反對運動,由於反對派搶奪了意識形態的高地,就逐漸令參與者變成「很有型」,反對他們就變成「很老土」。事實上,你若問參與者,所謂「五大訴求」是甚麼,固然多數人講不出(我真是問過)。和他們講到民主理論,十個人有九個半都不懂。對民主的經典著作,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沒有看過。他們參與這場運動,其實只是在「打卡」,要自己顯得「有型有款」而已。他們在facebook,在Instagram 上轉發一兩篇文章,顯示一點浪漫,宣示一點激情,就覺得自己已經是時代的寵兒。當政變失敗之後,這種威威水水的時光也隨之而去,再去玩就要付出代價。
  第三,不要做中共的對手。參加這場顛覆中央的運動,就是以中共為對手。我相信香港有很多人熱愛祖國,支持中央政府,當然,也有人不支持中央政府,但無所謂,不支持中央不是罪。但你要與中央作對的話,那就另作別論了。
  香港有很多人不讀歷史,對中共的歷史毫無了解。中共是從血與火之中走出來的。你想了解中共如何和國民黨打內戰,可以看看國劇《大決戰》,想了解中共怎樣和美國打韓戰,可以看看電影《長津湖》。中共為了建立、鞏固這個政權,死了那麼多人,豈能拱手把政權讓給你,隨意讓你「攬炒」呢?不要妄言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所有自由,都是有界線的,你的自由不能侵擾他人的自由。
  第四,不要有白種人的視覺。內地朋友看到「《蘋果日報》事件」和「《立場新聞》事件」,好奇地問我:「你們香港人為甚麼老是要和共產黨鬥呢?共產黨對你們很差嗎?那些人有預備坐牢嗎?」我回答:「沒有,相信黎智英原本沒有預備要一世坐牢。或許這就是香港某種精英的問題,他們把自己放到很大,把對手看得很小,或許是因為香港做了百多年的殖民地,跟隨了西方人的看法,認為香港很成功,祖國很落後,形成了很強的優越感。即使中國已強大起來,他們還是不知不覺。」內地朋友十分認同這個講法,說香港有部分人,似乎只有白種人的視覺,才會做出愚蠢的事情。
  第五,請讓香港人回復正常生活。香港有部份人要與中共鬥,卻讓其他香港人陪着他們付出代價。自二○一九年黑暴事件爆發以來,香港很多行業的生意大幅下跌,之後再遇上疫情,現在的生意,遠遠未回到二○一八年的水平。我相信香港大部份市民都希望回復正常美好的生活,不想再天天搞政治。那些政治狂熱者,就請他們移民遠方,讓這些人繼續在香港搞下去,必然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正常生活。
  香港人,醒醒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