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6%
  • 2022年5月26日 星期四

巴士的點評|你為甚麼只看見你弟兄眼裏的木屑呢?

全球爆發Omicron,歐美國家首當其衝。但是,當地的媒體對中國抗疫政策的批評,卻比對自己國家的批評更加嚴厲,只要看看《紐約時報》這份「高質報章」(quality newspaper)的報道及評論,就可知一二。

《紐約時報》在一月七日有一篇報道,標題為《中國的最新封鎖顯示了對零感染的頑強決心》。內文以西安的抗疫為主軸,批評西安為了抗疫而實施的封城措施,指中國繼續依靠和二○二○年初相同的專制抗擊病毒的方法,包括嚴格的隔離、關閉邊境和封鎖,「中國繼續堅持其清零政策,並將其抗病毒的成功,作為其獨裁領導風格拯救生命的證明。」簡言之,就是將中國的清零政策與「獨裁」畫上等號。

如果說《紐約時報》一月七日的文章,尚算較為寫實,在一月十二日的文章就是全面開炮了。文章題為《中國有百萬大軍,不惜一切代價執行清零政策》。

文章亦以西安為焦點,開端先講述各種負面的視像,包括醫院員工拒絕接收一名患有胸痛的男子,以及一個懷孕八個月的婦女因為沒有新冠測試被拒收,最後流產等等。之後就說西安封城,但沒有準備好為當地一千三百萬居民提供食物、醫療等必需品,造成「自二○二○年一月國家首次封鎖武漢以來從未見過的混亂和危機。」

文章先質疑中國官員:「他們必須在其權力範圍內採取一切措施,確保新冠感染率為零,因為這是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意願。對這些官員來說,病毒控制是第一位的。人民的生命、福祉和尊嚴要後得多。」

文章進一步質疑支持中國政府政策的民眾,說「政府有一支龐大的社區工作者隊伍,他們熱心地執行政策,還有成群結隊的網上民族主義者,他們攻擊任何提出不滿的人。西安的悲劇促使一些中國人質疑那些執行檢疫規則的人怎麼會有這樣的行為。」文章指這是「平庸之惡」,引用哲學家漢娜—阿倫特提出的概念,指二戰時德國大屠殺的主要策劃者之一阿道夫—艾希曼是一個普通人,他的動機是『非常勤奮地關注他的個人發展。』」文章將中國支持國家抗疫政策的民眾,當成大屠殺的支持者。文章最後以「有多少中國官員和平民——往往被職業野心或服從所驅使——願意成為專制政策的助推器」作結。

看完美國所謂的「高質媒體」這樣的報道及評論,只能夠用「震驚」二字來形容。他們的推論是咁的:

一、西安的封城行動,帶來流產、死亡、混亂和危機;二、中國的抗疫政策,只是鐵碗和威權政策的產物;三、官員盲目地遵從政府政策,而政策目標只是為達成習近平主席的私人意願;四、支持中國政府政策的民眾是盲目的機器,他們犯上了「平庸之惡」,成為專制機器的螺絲釘;五、將這個類比無限上綱到二次大戰時德國的大屠殺;六、結論就是全面攻擊中國的清零政策。

我覺得最可笑的是,文章作者將西安的抗疫類比為大屠殺,到底西安屠殺了甚麼人?死了多少人?

看看在同一時空的美國,發生了甚麼問題?美國政府抗疫不力,Omicron大爆發,染疫和死亡人數激增,美國在過去的七天,平均每日新增染疫人數超過七十八萬三千人,平均每日染疫死亡人數一千八百二十九人。美國每天死了這麼多人,《紐約時報》還在恥笑西安的官員只控制病毒,而「不重視人民的生命、福祉和尊嚴?」

一個容許每天都有大量人民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政權,國內的主流媒體還好意思批評中國不照顧人民的生命,這真是二○二二年剛開始便聽到的最大笑話了。

容許我引用聖經的話語:「你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裏的木屑,卻不想自己眼裏的樑木呢? 你看不見自己眼裏的樑木,怎麼能對你弟兄說『弟兄啊,讓我除掉你眼裏的木屑』呢?你這偽善的人!先除掉你自己眼裏的樑木,然後你才能看得清楚,好除掉你弟兄眼裏的木屑。」

美國媒體吹響政治號角,叫中國政府不去抵抗疫情,叫中國也躺平吧,這才是真正的「平庸之惡」。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