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9日 星期四
  • 26º
  • 75%
  • facebook
  • Weibo
  • RSS

巴士的點評|上海經驗不易學


銅鑼灣寵物店 一名二十三歲女職員初步確診,懷疑感染Delta變種病毒,感染路徑不明;早前五十八歲超市女理貨員感染Omicron變種病毒的個案也未找到源頭;不同的隱型傳播鏈繼續在社會中散發,本地疫情仍未受控。
本地抗疫只是中等強度的措施,要加相當的運氣,才可以成功抗疫。

另一種可能是時運較低,當隱型傳播鏈碰上一個超級傳播者,這個人如果一,無打針、二,到處去、三,有低免疫力慢性病,就會變成超級傳播者,帶來大爆發。早前的空姐媽媽只是無打針加到處去,已惹出一大波疫情,遇上免疫力更差者就會出大事。這種狀況已不算是黑天鵝事件,頂多可以叫灰犀牛事件,這是一種相當常見以至人們習以為常的風險。

香港賭運氣,內地並非如此。內地已經有多層次、多選擇的精準防控的A、B、C、D、E方案在手,因時因地制宜出手。

當外媒集中講西安封城出現這樣或那樣問題時,就沒有多少講上海控疫。

上周末,上海「最小中風險區」上了內地多個熱搜榜。當時上海公布新增一個疫情中風險地區是「靜安寺街道愚園路228號」,實際上是一家奶茶店,面積二百多呎,是迄今最小的一個風險區。隔壁美髮店仍正常營業,這算是精準施政的一個典型。

十四日集中隔離加七日家居醫學監測,期間核酸檢測結果一直是陰性,到最後一天家居監測核酸檢測卻呈陽性,確認是無症狀感染者。這個留學生涉嫌在家居醫學監測期間違規外出用餐,結果感染了五人,當中三人是上述愚園路奶茶店的服務員,第四人是其中一個服務員的妹妹,第五人是留學生的一個密切接觸者。

上海雖然啟動市、區級疫情防控應急處置機制,但五名感染者都和美國留學生在同一條傳播鏈上,而且都在隔離管控期間的篩查檢測中確診。同時,由於檢測二千八百三十個密切接觸者全部陰性,他們均已被隔離管控。上海方面認為這五名本土新冠病毒感染者,其風險大致可控。結果上海當然沒有封城,也暫未展開全員檢測。

上海和香港都不做全民檢測,也不用封區封城。但兩地疫情有大差異:
一,上海確診者傳播鏈條清晰,未出現不明傳播來源本土確診者,目前未有迹象有隱形傳播鏈。香港有隱形傳播鏈。
二,上海暫時只發現兩代傳播,香港已有五代以上傳播,意味着病毒已在社會多點擴散。
三,兩地的差異背後包括追蹤工具的不同。內地有實名制的健康碼,有定位功能,一發現確診者,可以快速把所有密接者找出來,以Omicron 三日傳一代計,在一、兩日內找到所有密切接觸者, 在他們發病前隔離管控,就可以追截傳播鏈。香港安心出行不是實名制也沒有定位功能,在牛氣餐廳個案就有食客用太空卡登記安心出行,而未能聯絡,政府想追也追不到,漏網之魚太多。國泰空少去了屯門的東亞大藥房買洗頭水時播了毒,據說他記不起曾去過那裏,若有定位一早就查了出來,染疫的藥房東主未必會傳給三個家人,若他的兒子一早隔離,就不會感染診所女護士。

內地前年一月在湖北封城後,深明封城對人民生活和經濟都有重大影響,所以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些一線大城市,盡量不封城,甚至不一定做全城檢測,之後逐漸發展出一套快速追蹤、精準防控的常態化抗疫方案。至於西安這等二線城市,過去未出過事,防疫意識較弱,到發現時疫情已經擴散,唯有用嚴厲的封城手法。上海和西安相比,有很大差別。

現實點講,香港的控疫能力可能比西安也不如(至少缺乏健康碼等功具),但只會做上海那種不封區不全民檢測的精準防控,卻又未有精準追踪的能力,結果只能希望「成功靠運氣」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