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4%
  •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巴士的點評|躺平後,無打針者會像蒼蠅一樣死去 - 盧永雄

香港政府抗疫貽誤戰機,沒有盡快進行全民檢測,無法阻止疫情急促擴散。大眾對抗疫愈來愈感到疲乏,躺平的思想就愈來愈有市場。放棄清零,就是抗疫失敗地區的最佳思想出路。

疫苗接種計劃專責工作小組成員梁栢賢在facebook上形容,本港的新冠疫情已進入新階段,「清零」難實踐且近乎不切實際。在控制疫情的同時,政府也需照顧經濟和市民的生計。他促請當局應盡快制定嚴謹的「疫苗氣泡」方案,重開處所,鼓勵市民接種疫苗。

從駁斥梁栢賢的角度,可以說若只看西方國家,的確無法「清零」。但如果看看中國大陸甚至澳門,就知道「清零」當然有可能,所謂難以實踐,只不過是為政者的心魔,沒有能力克服政治阻力,去推動全民檢測,去推實名制的健康碼等行之有效的措施。

但我想從順應梁栢賢思路的角度,研究若放棄清零,選擇躺平會帶來的問題。

躺平之後,處所重開,社交隔離的措施取消,人當然可以自由活動,病毒也可以自由傳播,問題是要死多少人。

西方如英國人美國人的免疫力比香港高,一、自然感染率高。美國七千零五十四萬人曾經感染(實際可能更多),佔人口百分之二十一點六,英國一千五百六十一萬人曾經感染,佔人口百分之二十三點四。香港曾感染者只佔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二,微不足道。二、疫苗接種率高。英國完成接種兩劑疫苗者佔人口百分之七十一點四,完成第三針也有百分之五十四點五。美國完成兩劑接種的佔人口百分之六十三點四,完成第三針的有百分之二十四點八。香港完成兩劑接種的佔人口百分之六十四,完成第三針只有百分之十。英國自然感染率高,接種三針的人口也高,所以人群免疫力較高,相對有條件冒險躺平。

躺平後會屠殺不接種疫苗者。最近英國《金融時報》有一篇文章,題為「反疫苗運動的真正代價——通過拒絕現代醫學,反免疫者重現了過去人們像蒼蠅一樣死去的時代」。文章主要講述美國反疫苗運動者自己不接種疫苗,最後染上新冠死去,家人對其死因羞於啟齒。

《金融時報》指對於富裕國家的大多數居民來說,新冠不再是致命的,但對於自願不接種疫苗的人來說,這是一場他們不理解的屠殺。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瓦倫斯基說,不接種疫苗者面對新冠的死亡風險,是接種疫苗者的十四倍。據凱撒家庭基金會估計,就在去年六月至十一月期間,僅在美國就有十六點三萬例的新冠死亡原本可以通過接種疫苗來預防。這幾乎是美國在朝鮮、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中死亡人數總和的兩倍,而未接種疫苗的人繼續毫無意義地死去。

美國人接受到大量死亡,香港可以接受嗎?

台灣亦因為疫情再起,有人建議全民趕快接種第三劑,就可以與病毒共存,但台灣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委員李秉穎卻有不同看法。他強調,並不在於全民去打「第三劑」就可以共存,要與病毒共存,而要看新冠重症及死亡比率。截至一月十八日止,台灣完成接種第二劑疫苗的佔人口百分之七十二點六,數字看起來雖算漂亮,但李秉穎依舊十分擔憂,認為防疫成敗的最大關鍵,在於還有百分之二十多的人,遲遲未打針,只要這百分之二十多的人不打針,就無法放心地與病毒共存。一但台灣發生大規模社區感染,這些一針疫苗都沒打的人,就會有百分之二十機率得重症、並有百分之二至四會死亡,這樣將會對醫療機構帶來沉重的負擔,使台灣社會遲遲無法與病毒共存。

香港完成兩劑接種的佔人口百分之六十四,假設最後有百分之八十人打針,仍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人堅持不打針。若全面躺平,社會短期內全面感染,不打針者有百分之二十得了重症,有百分之二死亡,即是一百四十八萬人不打針,可能有二十九點六萬人得重症,逼爆醫院,有二萬九千六百人死亡,又可否接受?

香港打針人數不夠多,新冠的致死率未夠低,香港人又忍耐不了醫療系統崩潰,接受不了大量病者死亡。若出現這些事情,今天建議躺平的專家,出事後又會否承擔責任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