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 21º
  • 81%
  • facebook
  • Weibo
  • RSS

盧永雄 - 遍地屍骸 請不要「原則掛帥」了|巴士的點評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中提出「三個月加三個月」的暫緩追租期,業主在這段時間內暫時不能追租,希望幫助小商戶喘口氣,避過疫情。方案提出之後,在政府內部引起掀然大波,高層大力反對,行政會議開完再開。

最後,財政司司長連番妥協,將暫緩追租期縮短至只有三個月,以紓緩部份業主因這政策而財政困難,方案本周二在行會內一片爭議聲中通過。

我私下與幾名立法會議員談過,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覺得,政府高層為甚麼仍有這麼多精力去窮追猛這個暫緩追租的建議,而不集中精神去搞好抗疫工作?

香港疫情仍在大爆發階段,每天因病死亡的達到二百多人,病人逼爆急症室、逼爆醫院、逼爆新冠指定診所。暫緩追租並不是甚麼驚天動地大政策,做得到對垂死的零售、飲食業只是杯水車薪;但倒過來看,政府高層有這樣好的精力去追殺暫緩追租建議,如果他們能夠花同樣的精神、力度去解決醫療擠兌的問題,情況可能會略有改善。

最近,我有兩個朋友的長輩因新冠肺炎離世,一個是在政府醫院重症病房,因為轉了陰性,轉回普通病房之後突然離世。另一個朋友的爸爸在確診之後,留家治理,在病情好像略為好轉的情況下突然離世。聽到這些消息,令人神傷。朋友的長輩離世的關鍵大背景,是在醫療擠兌的狀況下,入不到醫院,求診也不是那麼容易;即使入到醫院,也得不到充份的照顧,結果就出事了。

另一個朋友的長輩確診,她半夜感到不舒服,叫了白車去醫院。醫生初步診斷之後,認為她的病情並不嚴重,毋須入院,但覺得應該送去社區隔離中心隔離。朋友的長輩就在急症室等了足足十八小時,固然等不到入院,也等不到送去隔離中心。這位長者在急症室見到的情況,簡直就像一場災難,固然是病人無數,現場就像打仗一樣,亂得無法想像。她等了十多小時之後,終於送來有一張牀讓她休息一會。但仍是沒有任何的醫護支援,當然也沒有藥食。朋友長輩呆在急症室不耐煩,最後醫院給她一條手帶,讓她回家。

我建議特區政府的高層,第一是不要再花精力去追殺暫緩追租,因為相對於目前的疫情,這只不過是細枝末節。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原則問題,這干擾了自由市場。但香港正面對着一場嚴峻的戰爭,高官們還天天坐在那裏大講原則的問題,只能說明政府高層做事極之官僚,在戰時救死扶傷才是最重要,拯救人命如是,拯救中小企業也如是。

第二是建議特區高層,無需要天天都開記者會,講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們應該去坐坐急症室,學學中聯辦的領導,直插一線,了解入院難的問題。如果他們能夠這樣做,就會知道香港輸入幾百個內地醫護,其實很不足夠,可能要輸入醫管局早前預計的,要輸入七千個內地醫護,才足以應付目前日日有兩萬多人確診的井噴災情。問題是特區政府猶豫未決,行動不夠果斷,快速輸入內地醫護。到如今香港疫情內溢,內地也開始爆疫,也極需醫護的時候,能否有大量的醫護來港,已是一個大問號。

第三是建議特區高層,了解確診市民想求診,非常困難。如果沒有朋友提到的親身經歷,就不知道確診的市民如何無助。現時每日有超過兩萬人確診,當中大多數是輕症,但就我接觸的例子,特別是長者,輕症會突然變成重症,最後導致死亡。所以,確診後即使只是症狀輕微,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都想求醫。但是,去急症室也好,去輪候政府的新冠門診也罷,完全是一場災難。去急症室輕症根本不會收治,預約去看新冠門診中心,如非高危組別,要看病是遙遙無期。

政府最近做了一些事情,情況的確有些有改善,但距離解決問題,仍是極之遙遠。當你身邊有朋友或者親人確診,嘗試向政府求助的時候,你就會知道,實際上是難比登天。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政府的確只能夠揀人來救,只能先救那些看來是極度危急的人,而結果大多數人就被忽略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