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 21º
  • 80%
  • facebook
  • Weibo
  • RSS

盧永雄 - 最應該反思的是特區政府|巴士的點評

特首林鄭月娥周一宣佈暫緩進行全民強檢,她指全民強檢需要動員的規模龐大,而香港的社會組織能力弱,香港已錯過做全民檢測的時機。她又說,那些當日早上仍向香港政府施壓要做全民檢測的人,應該反思。

香港疫情全面失控,或許目前最緊急的工作仍然是救命,暫緩進行全民檢測,也是「無辦法中的辦法」。但說到「施壓」和「反思」,就是很刺耳的字眼。到底甚麼是「施壓」?又為何要「反思」呢?

一、先講「施壓」的問題。有行政會議成員話,說暫緩全民檢測是「畀面」建制派,認為全民檢測一直是建制派用來為難林太的政治口號,中央要求強檢並非事實。

說「全民檢測是建制派用來為難林鄭的政治口號」,本身是將全民檢測這個建議政治化。

抗疫的最終目標,是要制止疫情散播,盡量減少疫情帶來的人命傷亡、對社會民生和經濟的衝擊。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做事的方法不止一個,也不一定要做全民檢測。抗疫成敗的主要指標是,染疫的死亡人數可見。截至昨天,全球因新冠病死的人共六百零九萬人,當中美國死亡人數九十七點二萬人、英國十六點四萬人,而中國的累計死亡人數只有四千六百三十八人。內地抗疫非常成功,英美等西方國家抗疫極之失敗,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所以學西方多數要付出大量人命為代價,並不可取。

學大中華區抗疫,不同城市有不同方式,可謂五花八門。澳門、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都爆過疫。

小如澳門,爆疫不禁足但全民強檢。特首說香港全民檢測每天要八萬個人手,又說全民檢測規模之大,史無前例,總之就是香港做不了。那麼香港的執行能力,就連澳門都不如了。

其餘北、上、廣、深,直至最近深圳七日禁足之前,這些城市爆疫都沒有禁足,只做全民檢測;而上海更是不做全民檢測,只做大區強檢。

所以特區政府不做全民檢測,其實沒有問題,但疫情失控就有問題了。建制派也好,市民也罷,都不是迫政府一定要做全民檢測,只是叫政府控制疫情。你不做全民檢測但可以控制疫情,無論學那個城市的控疫方法,或是自創新猷,只要能夠控疫,大家都會拍手讚好,誰會無事生非,無端端走去為難特首呢?

建制派只是對政府眼見疫情殺到卻手足無措,才提醒一下,可以用全民檢測抗疫而已,說「為難林太」,真是言重了。

二、政府反對全民檢測的底因。

現在的特區,如果還有能力的話,應該就是執行能力。不要告訴我,香港政府的執行能力連澳門都不如,我們會很傷心的。

來說是非者,就是是非人。特區高層以叫她們做全民檢測的人是講政治,其實是他們自己講政治。說穿了,政府不做全民檢測的底因,背後其實是出於政治性的考量,主因還是「強制」兩字,覺得很多市民講自由,不會接受,而西方國家也沒有這樣做,所以政府就不做了。

香港政府這種行為,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指斥別人向她政治施壓,實質是自己作政治盤算。

三、最需要反思的是特區政府。香港抗疫搞到這樣差,每天仍死二百多人,最需要反思的,不是建議政府進行全民檢測的建制派,而是政府自己、而是特首本人。香港現階段的確已錯過了做全民檢測的最好時機,但是誰錯過了這個時機呢?今年一月,很多人向政府提出要做全民檢測,如果政府當時能夠當機立斷,馬上進行全民檢測。即使做不到十足,有七、八成市民參與檢測,將大多數在社會上潛伏的病毒者找出來,仍有機會遏制疫情。

政府的決策失誤,釀成今天的大禍。

政府不反思,還以為自己很成功,甚至好搞笑地以為自己在為國家做「躺平」的實驗,國家絕對不需要這種失控實驗。當第六波疫情殺到時,香港還要付出更多人命的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