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 21º
  • 81%
  • facebook
  • Weibo
  • RSS

盧永雄 - 修改數字不能減少死亡|巴士的點評

截至三月二十八日,香港這一波疫情的累計感染人數一百一十二點三萬人,累計死亡人數七千二百零七人,病死率是百分之零點六四。香港的死亡率之高,在發達的國家和地區中罕見。

面對這樣的死亡數字,有專家建議政府修改計算的方法,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臨牀教授孔繁毅說,按港大醫學院的推算,本地感染人數或者已超過四百萬人,而不是政府記錄上的一百一十二萬人,他說,應要用四百萬作為基數去計算病死率。這樣的話,死亡率就會大降至百分之零點一八。他認為香港過去十年,季節性流感的病死率平均病死率約為百分之零點一,若新冠病死率應該是百分之零點一八,只比季節性流感的病死率略高。

不過,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就認為,數學模型只可用作為參考,不能以數學模型推算的四百萬感染人數作為計算病死率的基數,全球很少會用模型推算數字作基數去計算病死率。他又指出港大醫學院曾經推算,到五月一日,香港第五波疫情死亡五千人,如今已經超過七千二百人死亡,反映數學模型只具參考價值。

有關新冠病死率涉及幾個問題。第一,香港病死率遠遠拋離其他地區。各地人口不同,要以每百萬人的死亡人數計,才是等值比較。據Our World in Data於三月二十七日的數據,香港的新冠死亡人數為每百萬人有二十五點七人,遠高於南韓的六點八人和美國的二點三人。此數字以人口作基數而不是以確診者為基數,香港的死亡率也極高。如果沒有中央協助,可以想像這個數字會更高。

第二,將新冠肺炎類比作季節性流感,大錯特錯。孔繁毅試圖改變染疫人數的基數,以拉低病死率至百分之零點一八,再用季節性流感的病死率百分之零點一作為類比,推論新冠病死率只略高於季節性流感,讓人覺得新冠肺炎並不嚴重,可以接受,香港甚至可以學西方國家躺平。

但是,這種推論最危險的地方是:a.無視實際死亡人數。只看病死率非常誤導,要看死亡人數。過去幾年,每年季節流感死亡只有一百多人至三百多人不等,例如二○一八、一九年流感共錄得三百五十二宗死亡。但這一波新冠病死的人數,一兩天已等如季節性流感一年的死亡人數,非常可怕。三百宗死亡和七千宗死亡,絕不可比,新冠肺炎
由於絕大多數的人都感染過季節性流感,體內都有抗體,即使再接觸到病毒,也很可能不受感染,所以季節性流感感染人數較少。但新冠肺炎卻不同,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根本沒有抗體,所以會廣泛傳染,染疫者數以百萬計,基數很大,所以不足百分之一的病死率,都會帶來大量死亡。

專家說話壓低病死率,只會誤導公眾,對病毒掉以輕心,淡化死亡陷阱。

第三,要直接面對和解決香港病死率超高的問題。

a.香港人全球最長壽,但當中有不少都是低質存活的長期臥牀長者,染疫後容易死亡,這一點無法改變。

b.長者的疫苗接種率偏低。疫情初發時,八十歲以上的長者,只有低於一半的人接種了第一劑疫苗。而我們的競爭對手新加坡,八十歲以上長者已有百分之九十四完成接種兩劑疫苗(到如今香港是百分之四十三)。據香港政府對死亡數字的分析發現,八十歲以上完全未接種疫苗者,感染之後的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十五。老人接種率低是香港病死率超高的關鍵原因。

c. 擠逼的老人院舍成播毒溫牀。香港有大量長者住在老人院舍,部份衛生環境頗差。此前有數字顯示,香港有百分之八十三的老人院舍和百分之六十三的殘疾人士院舍爆疫。而政府明知院舍擠逼,在疫情前,並無催逼住在院舍的長者接種疫苗,任由其家屬決定是否接種,到開始爆疫,也沒有政策去控制上述院舍的疫情擴散,造成院舍爆疫死亡暴升。

改變數字不能夠改善問題,高官們和專家們應直面問題,快速解決。而不是修改數字計法,將新冠說成季節性流感,希望香港盡快躺平開放。若在解決致命的問題前,急促開放,只會帶來更多死亡。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