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 21º
  • 81%
  • facebook
  • Weibo
  • RSS

盧永雄 - 改革終院聘海外法官的好時機|巴士的點評

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及副院長賀知義辭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韋彥德在聲明中表示,香港法院對法治的堅持繼續備受國際尊重,但與英國政府共同商討後認為,英國最高法院法官難以在不被視為替一個背棄政治自由及言論自由的政權背書下,繼續擔任香港終院法官。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話,對英方施壓香港特區終審法院英籍非常任法官辭任,並借機詆毀《香港國安法》,干涉中國內政,中方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兩個英國法官辭職,有幾點值得注意:

一、有心把事情搞大。兩個英國法官辭去香港終院職務,當地人根本毫不關心,他們關心油價多很多。但英國政府高調在國會表態,首相、副首相、外相紛紛發言,英外交部發聲明,明顯有小事化大之意。

二、時機有針對性。《香港國安法》二○二○年六月已制定,兩名英國法官當時沒有辭職。近期他們也沒有處理甚麼政治大案,審案時也沒有受到甚麼壓力,但卻在香港特首選舉前夕辭職,令人懷疑他們借這個時機搞事。

三、正是政治影響司法。兩個英國法官聲稱因為政治影響了司法才辭職,但沒有提出半點實質證據。相反,海外流亡份子羅冠聰在facebook說: 「其實海外政界推動英國法官辭任香港法院職務的倡議已有一段時間」。原來整件事是海外流亡人士推動,英國政府配合,英國法官只是奉命行事,這正是一件外國政治影響香港司法的活生生例證。

這兩個英國法官辭任終院職務,不會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反而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們檢討反思此一制度。

香港終審法院之所以有海外法官,要從設終審庭說起。在回歸之前,香港根本沒有終審權,香港的終審權掌握在英國的樞密院司法委會員,英國不容許其殖民地可以終審,以免殖民地作亂。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內地同意香港有終審權,這是香港相對殖民地時代的重大進步。

由於香港實行普通法制度,而內地實行社會主義式的大陸法制度,兩套法律制度大不相同。香港雖然是中國的一部份,但香港很難在一個不同法制系統內終審,將終審庭設於香港,是一個合理的安排。起草《基本法》時,內地的草委當時對終院騁用海外法官原本心存疑慮,但最終還是決定寬鬆處理。原因一來是為香港的法官本來沒有國籍的限制;二來亦擔心在特區政府成立之初,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深退任法官可以出任終院法官。三來可彰顯香港作為一個普通法地區的法院,其判決和其他地區法院並無二致。因此容許終院聘請海外法官。

時光流轉,香港已回歸二十五年,出現了兩大改變。第一,香港已累積了大量的上訴庭以至終審法院退休法官,光從人手上看,香港已經沒需要到海外聘請非常任法官;

第二,環球局勢已出現急劇變化。美國已經鎖定中國作為主要的競爭對手。在美國剛剛發表的《2020國防報告》中,美國將中國視為美國最重要的戰鬥競爭對手,要採取緊急行動和加強對中國的威懾。美國已在印太地區,加緊展開針對中國的行動。

在海外法官借退場來對香港作政治施壓時,這做就一個好機會,讓未來應該考慮終審法院的變革,可以考慮幾個方向:一、漸進式讓海外非常任法官退場。或二、取消海外非常任法官。當香港終院常任法官已經足夠時,根本沒有需要有海外非常任法官。第三,無論用任何方式聘請海外法官,也應該避免聘請來自那些鎖定中國為敵人的國家,例如來自「五眼聯盟」(即英、美、澳、紐、加)等國家。其實,資深的普通法的法官,世界各地都有。從新加坡到南非,都是普通法體系,已退休的資深法官多的是,聘請他們來港當法官,並非難事。

當然,改革時也要考慮保持香港的司法體系獨立性,以保障香港的營商和個人自由。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