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83%
  • 2022年5月29日 星期日

盧永雄 - 特首選舉 一個奪權遊戲|巴士的點評

外交部發佈一萬三千字長文,揭露有「第二中情局」之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NED),在全球進行策動顛覆、干預、滲透他國政府的活動,並且培植世界各地的反對派,左右各國的政局,內容動魄驚心。美國國家民主基金伸入香港的手亦相當長,不但資助香港大量的團體和政治人物,推動二○○三年的大遊行、二○一四年的佔中事件、以至二○一九年的反修例運動。

這些風起雲湧的反政府運動,背後就是一個奪權的遊戲。

第一任特首,風雲初現。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第一屆政府成立之時,按着美英兩國這個盎格魯撒克遜集團的設想,最理想是在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下台歸國之後,香港最高權力的特首之位,就讓最後一任的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接手。陳太本來只是一個殖民地技術官僚,其後英國政府銳意要將她培養成西方接受的標誌性人物,還請出了當時的新聞處副處長麥奇連,為陳太重新打造形象。麥奇連出了兩招,第一招是建議陳太穿旗袍,因為西方人對穿着旗袍的中國女人特別有感覺,第二招是建議陳太保持笑容,因為陳太原來的形象比較「冷面」,不苟言笑。麥奇連建議陳太經常對着鏡子學微笑,因為滿臉堆歡的高官,會更能夠得到香港人的認同。順帶一提,這個故事是麥奇連告訴我的。

英國人的如意算盤最後沒有打響,由於肥彭單方面啟動政改,惹惱了阿爺。阿爺沒有接納英美首選的陳太做第一屆特首,找來了「船王之子」董建華做特首,由於他有一定的英美關係,算是西方勉強可以接受的人物。

講到這裏,要介紹中美關係的中軸線。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美國當時奉行的是「聯中制蘇」的策略。到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美國大獲全勝,這個策略本該慢慢畫上句號。蘇聯解體後美國經歷歡樂十年,小布殊於二○○一年上台,本是美國政策轉向反華的契機。不過小布殊上台八個月,美國本土受到九一一恐怖襲擊,小布殊馬上轉軚,改為拉攏中國對抗恐怖主義,放生中國「入世」。中美關係又再迎來友好的八年。

在這個大背景下,美國插手香港政治,還比較克制。但董伯伯運滯,在二○○二年連任之後,翌年就遇上「沙士風暴」,樓價暴跌,二十三條立法就成了反政府藉口,搞出一個大遊行,為他的特首生涯敲響喪鐘。在二○○五年,當時的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上台。

第二任特首,水乳交融。現在回看,曾蔭權這一任特首,由於其回歸前財政司司長的背景,已是英美最能接受的一任特首,加上中美是在合作反恐的蜜月期中,「煲呔曾」任內的政治風波也特別少。

第三任特首,短兵相接。二○一二年曾蔭權任滿落台,當時的特首之爭,可以說是和曾蔭權友好的唐英年一派,對梁振英的一派。在選舉期間,唐英年因被爆出僭建地宮醜聞而下馬,《壹週刊》老闆肥佬黎當時聲稱,他支持「共產黨員」梁振英上台(肥佬黎自己認定梁振英是共產黨員),目的其實是想激發香港的民憤,引發更大的民主浪潮。

二○○九年奧巴馬出任美國總統,二○一二年提出「重返亞洲」策略,把外交重心從中東、歐洲移往亞洲,其實開始把焦點對準中國。中美關係,發生質變,美國已認定中國作為對手。

在梁振英任內,二○一四年就發生佔中事件,最後雖然和平結束,但整個年輕一代開始動員起來,為未來的動亂埋下伏筆。中美在港的政治交鋒,短兵相接。

第四任特首,全面攤牌。二○一七年的特首選舉,梁振英棄選,林鄭月娥算是相對中性人物,在空隙之間上台。

要注意也在同年一月,特朗普上台,行「親俄反中」策略,在二○一八年對中國打起貿易戰。香港二○一九年就爆發風起雲湧的反修例風波,在外部勢力策動下,這場奪權遊戲,已等不到特首選舉了,直接發起街頭運動,想將香港變烏克蘭,最終目標是借香港亂局和貿易戰,推翻中央政府。阿爺最後和外部勢力攤牌,為香港訂立《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香港的政制,徹底扭轉亂局,李家超在新選舉制度中勝選。

政治就是權力遊戲,美西方不關心香港的民主,只想借機奪權。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既反映了台海衝突,更投影了中美血拼。國家已經歷了百年變局,很大機會在二○二八至二○三○年,名義GDP將超越美國。中美關係只會變壞,很難變好,在這種政治環境之下,香港的政治風險會比預計的更高,未來五年,香港面對的艱難處境,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