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8%
  • 2022年8月16日 星期二

盧永雄 - G7名為制裁俄油 實為跪低|巴士的點評

在德國阿爾卑斯山地區的阿爾茂宮,成為近日七大工業國(G7)領導人峰會的場地。七國又在打小算盤,要制裁俄羅斯出口黃金,又要限制俄國出口石油的價格。

表面看,七大派齊集光明頂,要麼不出招,一出招就應該把魔教教主普京當場擊殺。但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七大派這兩招有很大殺傷力。

首先,G7國家將禁止從俄羅斯進口黃金。俄羅斯是第二大的黃金生產國,僅次於中國大陸,佔全球黃金百分之九點五產量。美國政府高官稱,黃金是莫斯科僅次於能源的第二大出口產品。二○二一年,俄羅斯黃金出口額超過一百五十億美元,其中有百分之二十八出口至倫敦。

美國總統拜登二十六日在Twitter發文稱,G7將宣佈禁止進口俄羅斯黃金,這是一項為俄羅斯帶來數以百億計美元收入的主要出口產品。美國要普京付出前所未有的成本,令他無錢在烏克蘭打仗。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怕美西方又把石頭砸在自己的腳上,他說:「關於黃金禁運,我們將更深入地研究細節,看看有沒有可能以針對俄羅斯經濟的方式,而不是以針對我們自己的方式來實施黃金禁運。」

「禁金令」效用的確存疑:

一、黃金無記認,俄羅斯即使不能直接把黃金出口,繞個圈賣出去有誰知,正如禁運俄國石油益了印度那樣,只是益了中間人賺差價。

二、市場無反應。G7將禁止俄羅斯黃金的消息,並未引起金價的波動,顯示投資者認為無料到。

至於「石油限價令」,思路就有點清奇。

G7領導人正在討論美國的提議,設定俄國石油價格上限,以限制俄羅斯能源收入。

美國及大多數歐盟國家已制定針對俄羅斯原油的入口禁令,在本身不購買俄油的情況下,如何影響俄油的售價?其中一個方案是從「保險」入手。

全球約百分之九十五的油輪船隊由倫敦的國際船東保賠協會集團(IGPIC)和一些歐洲保險公司承保。

西方政府可以嘗試告訴俄原油買家,如果他們想繼續使用保險,則必須同意在一定的價格區間內購買俄原油,借此設置價格上限。

美國官員更想像,中國、印度等國家現在不肯制裁俄油,要誘使她們合作,就要控制俄油價格,她們當然願意用低價買俄油。不過西方媒體對美國提出的「石油限價令」大潑冷水。彭博社分析員指「該方案實際可行性極低」。

這一招實在漏洞百出,舉其要者:

一、俄國提供替代保險。若英國和歐盟的保險公司只能以規定價格為運輸俄油的保險,俄羅斯國家再保險公司可以提供替代保險,你不保我來保,或在你擔保的價格之上,提供額外油價的額外保險。

二、陰陽合同。好像明星避稅,有兩份合同。將來買俄油都可以有陰陽合同,其中一份專門提供給保險公司。

有美國媒體話,七大國領袖去到阿爾卑斯山風光明媚地區開會,吹一些漫無邊際的建議,可以暫忘本國煩惱,出出國際風頭。

但我覺得,「石油限價令」若最後成事,美國幕後有盤算。其實拜登明知你買俄油會搞陰陽合同,但放水俾你搞,實際上是搵個理由,變相撤銷對俄油的國際制裁令。過去保險公司怕被美國制裁,不太敢承保俄油運輸,油公司運俄油風險大增。實施限價令的話,等如變相允許中國和印度公司明正言順購買大幅折扣的俄油,把黑市變白。這樣可以舒緩油價上升壓力,減少美國通脹。G7搞的「石油限價令」,說不好變成名為制裁、實為跪低的一招,旨在放生俄羅斯石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