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0%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盧永雄 - 香港要做防範「卡脖子」研究|巴士的點評

行政長官李家超到立法會答問會講解新政府施政方向,他透露政府一定會做好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除了對《基本法》二十三條要盡早立法外,同時應擴展至不同領域的安全,包括金融安全、食物安全、系統安全等都同樣重要,以應對不同領域的安全風險。


香港活在太平盛世太久,既缺乏保障國家安全的觀念,亦少有應對重大危機的意識。


政府要檢討不同領域的安全,應該有兩個層次:


一、香港本地的安全。萬一香港遇上重大衝擊、災難或戰亂時,內部有無預先安排好的應對舉措。


二、國家的安全。國家整體遇上重大衝擊、災難或戰亂時,香港可否協助預防或應對。


這包含事前的風險評估,沙盤推演,設定預案,作好各方面的預備。


單舉食物安全一例,就大有文章。


去年十月香港海關首位女關長何珮珊就任,她提到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保障國家安全,海關亦會配合國家政策,打擊走私活動,正如早前與內地聯合行動,打擊澳洲走私龍蝦。


事後有人在網上起哄,指打擊澳洲走私龍蝦為何關乎國家安全。何珮珊指食物安全也是國家安全其中一個範疇,國家有政策禁止澳洲龍蝦入口,香港就有責任協助反走私。

   其實批評者並無國家安全概念,中國和澳洲有糾紛,中國不入口澳洲龍蝦,香港人首先想到的是有便宜龍蝦可吃,而不是協助國家維護安全。


食物安全是國安的一個重大領域。首先就是萬一亂事一起,中國一個十四億人口的大國,糧食儲備夠不夠?


第一個問題是糧食儲備,中國一直有意識加大戰略糧食儲備。今年二月俄烏戰爭開打後,美媒《華爾街日報》才發現,從全球水平來看,只有中國等少數國家有足夠的糧食庫存,可以應對烏克蘭戰爭造成的糧食短缺。中國當下擁有全球最大的糧食儲備,持有全球百分之五十的小麥儲備和百分之七十的玉米儲備,可以釋放戰略儲備出來,幫助民眾免受食品價格上漲之苦,「在這一輪全球困境裏中國準備最充份」。


第二個是入口種子安全。中國在二〇二〇年大量地提到這個問題,當時國家權威媒體通過走訪發現,中國的主要作物中,水稻、大豆種子基本是國產品種,小麥的品種國產化率也較高,但玉米、薯仔種子部份依賴進口,不少蔬菜品種嚴重依賴洋種子。作為現代農業的基礎,中國農業被外國「卡脖子」問題引起關注。


國際種業巨頭控制中國種業市場來勢兇猛。包括全球種業前十強在內的七十多家國際種企進入中國,一大批洋種子滲透到田間地頭。美國先鋒公司二十幾個玉米品種已全覆蓋中國糧食主產區東北、黃淮海地區。過去幾年,中國急謀補救,其中一個方法是在外國反向投資。


第三是種豬問題。中國豬肉價貴,其中一個原因是種豬依賴外國,成本貴。種業是農業的基石,中國種豬產業一直以來缺少優良原種豬資源。由於發達國家對中國引進曾祖輩原種豬進行封鎖,一直以來,中國只能引進退化快的祖父輩原種豬,通常經三年左右繁殖即退化,不斷重複着原種豬「引進、退化、再引進、再退化」的惡性循環。種豬需求量巨大,每年種母豬更新量一千三百萬頭,種公豬更新量三十萬頭以上。這又是另一個被外國「卡脖子」的問題。


中國靠科研突破,今年六月,南開大學科研團隊聯合天津市農業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在世界上首次實現由機器人自動化操作完成複製全流程,「孕育」出的七頭複製純種小長白豬在今年三月三十一日誕生。用複製技術大量擴增祖父輩原種豬,是解決種豬育種問題的有效方案。


如果你覺得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好像距離我們很遙遠,那麼金融呢?我們的金融系統,有甚麼被外國「卡脖子」的問題?可以借鑑阿爺解決糧食安全的決策模式,做一個全方位研究,才可以防患未然。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