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1%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盧永雄 - 大鱷亂吹 信他就傻|巴士的點評

近日美國不斷加息,金管局按機制沽美元、買港元。對沖基金大鱷巴斯(Kyle Bass)乘勢揚言要沽空港元,並高調唱淡,他向傳媒透露正在拋售港元,認為聯繫匯率不能夠和美元掛鈎,估計一年內港元匯價會跌三至四成,他的理據是香港和美國的經濟周期不同,香港金融管理局8月底前「耗盡彈藥」云云。

不明情況的人聽到巴斯這些講法,會十分驚恐,怕港元匯價頂不住。

絕大多數人不明白聯繫匯率的運作機制。現時見到的表象是金管局不斷地在弱方保證,即是一美元兌七點八五港元的時候入市,每次出手幾十億港元,最新的銀行結餘減至一千七百六十億港元,感覺上好像餘下很少,而金管局可能無錢去挺港元,也有些分析師會有「結餘清零」的說法。但這些講法是完全曲解了整個聯匯機制的運作。

金管局經歷了一九九八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已經發展出一套相當自動化的捍衞聯繫匯率的機制。港元和美元的聯繫匯率是七點八港元,而實際上港元和美元匯率可以自由浮動,每當港元上升到一美元兌七點七五港元時候,即所謂強方保證的時候,金管局就會自動入市,沽港元買美元,令到港元兌一美元不會升穿七點七五港元。同樣道理,當港元兌美元跌到七點八五港元,即所謂弱方保證的時候,金管局就會不斷地買港元沽美元,令到港元兌美元不會跌穿七點八五港元。

要注意的是,美國自二○○八年爆發金球金融海嘯之後,出現過兩輪巨量的量化寬鬆,大量印錢,利息降到接近零,資金氾濫全球,大量熱錢流到香港。原因是港元和美元有聯繫匯率,匯價風險極低。另外,港美兩地出現息差的時候,即香港利息高過美國利息,也會吸引資金泊入香港。這也是銀行體系結餘增加的主要來源。

流入的資金推高港元兌美元匯價到七點七五強方保證時,金管局就會買入美元沽出港元。金管局收到的美金是市場的錢,而兌換出來的港元卻是金管局「印」出來港元新錢,新錢流入銀行體系,港元結餘就會上升。

過去由於流入的美元資金太多,等如衍生出來的港元資金亦太多,就出現銀行水浸的現象,搞到利率極低。金管局就用另一招去調整:發行港元外匯基金票據,主要賣給銀行,等於金管局向銀行低息借錢,將結餘的港元從銀行體系抽走,現時已發行的外匯基金票據及債券累計約一萬一千四百億港元。換言之,流入香港的美元,以外匯基金票據加銀行結餘計算,總量等值仍然約有一萬三千億港元,等如累計流入的美元仍有一千六百七十六億美元。

金管局印港元不需要成本,吸了美元,用美元投資,就有收益,算是一種無本生意。也由於這個機制,美國利息低的時候,香港利息亦低;美國利息上升的時候,香港利息卻跟得不足,主要是因為香港銀行體系仍有大量港元結餘時,根本不用太快加息去支持港元匯價和減少港元外流。

在上一任金管局行政總裁陳德霖二○○九年剛上任的時候,外匯基金的資產只有兩萬多億港元,到他二○一九年離任的時候,已升至四萬多億港元,當中的大部份多出來的是流入的資金。而香港的外匯儲備,亦由二○○九年時的一千億美元外匯儲備,升到最高見五千億美元。因為美國兩輪印錢,令香港的外儲急升。

講到這裏,可以作幾個簡單的總結:

第一、不存在巴斯所講的香港「耗盡彈藥」不夠資金去捍衞港元的問題。目前,香港銀行結餘加上外匯基金票據,累計流入香港的美元等值的港元共有一萬三千億港元,這些資金流走之後,才會還原到原來的狀態。雖然外匯基金沽出美元買入港元,的確會令到香港的外匯儲備減少,其實,這些都是歷年流入香港的增量,減少亦屬正常。

第二、有人以為資金外流等於對香港無信心,又或者移居外地的人會帶走很多資產,其實兩者皆非,主要原因是美國大幅加息,在幾個月內已累計加息一點五厘,美國與香港息差急速拉闊,之前流入香港套息的資金外流,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第三、千祈不要相信巴斯這條大鱷,他也不是特別的聰明,他在二○一六年已揚言沽空港元和人民幣等,但旗下基金損失慘重,二○一七年虧損達百分之十九。去年十月中,巴斯旗下賭港元及其他亞洲貨幣的對沖基金勁蝕逾百分之九十五。他承認是基於自己的見解而需承擔風險。他今次看淡港元,一直沽空,恐怕最後港元不會被迫貶值,只是他會輸大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