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永雄 - 搞環保要有KPI|巴士的點評

上星期和家人處理紙包飲品包裝盒,剪開清洗完畢後,由於紙包飲品盒不可以放入普通三色環保桶,正研究如何拿去離家頗遠的回收站。家人突然問起,最後一家紙包飲品盒回收廠行將結業,究竟我們這樣努力做好環保回收工作有無用呢?這個問題的確難答。

紙包飲品盒內有錫紙,不同於一般紙品。香港目前只有一家紙包飲品盒回收機構「喵坊Mil Mill」,它位於元朗工業村的廠房將於今年年底租約屆滿,本月初收到業主科技園公司通知,不再續約。喵坊一日回收約二至三噸紙包飲品盒,會將處理過的廢紙運到越南再造。喵坊成立前,香港沒有循環再造紙包飲品盒的工廠,紙包飲品被列為不可回收垃圾,大多直接送到堆填區棄置。

喵坊的負責人說,於二○一八年租用元朗廠址,租期三年。二○二一年租約到期時,業主科技園想收回廠地,發展微電子中心,與喵坊續約一年,讓喵坊可以另覓廠地。如今租期快將屆滿,科技園最近通知喵坊要收回土地。

據環保署的資料,二○二○年香港棄置於堆填區的紙包飲品盒超過二點四萬噸,以每個盒大約一克計算,約等於二十四億個。估計喵坊一年處理九百噸紙包飲品盒,約佔全港廢棄紙包飲品盒不足百分之四,本來回收比例已經太少。喵坊若結業,更加是清零。全球紙包飲品盒回收最高的國家德國,回收率是百分之七十五,香港與之相差太遠。

外界將焦點放在喵坊和科技園公司身上去研判誰是誰非。從純商業角度,各有道理。喵坊投資環保工業,雖然租用的土地,明知3年就會到期,但期望政府支持環保,另撥土地支持紙包飲品盒回收,也是一個合理期望。至於科技園公司,本着合約精神,三年租期屆滿,續約1年讓你覓地搬遷,而回收土地發展微電子中心,也有收地的需要。雙方都是受害者,問題出於政府的環保政策並無配套。

大家不要忘記,政府籌備推出垃圾徵費,於二○二一年八月通過了《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法例,將於明年下半年開始徵費,日後市民要購買指定的環保垃圾袋去棄置垃圾,一個十公升的垃圾袋售價一元一角。政府推出垃圾徵費當然不是為了要增加庫房收入,而是希望減少廢物。我不喜歡這些「寓禁於徵」的措施,但考慮到政策目標為環保,也只能接受。問題是政府推出垃圾徵費後,有沒有做好相關的配套,讓願意支持環保的市民盡量減少廢物呢?

早在二○二○年時已有傳媒把GPS追蹤器放置在膠樽,分別擺放在十四個屋苑的回收箱,測試膠樽最終會否被回收,發現有九個屋苑放入膠樽內的追蹤器被偵測到送到堆填區或廢物轉運站,沒有回收。現在,唯一一家紙包飲品盒回收再造廠,亦面臨結業。市民放入回收桶內的廢物有無妥善處理成疑。

垃圾徵費只有不夠一年就會生效,屆時回收的固體廢物勢必大增,現時講的只是紙包飲品盒一種回收物品,另外塑膠、金屬和紙品等其他回收物會排山倒海湧至。環境及生態局有沒有推出各種政策,鼓勵回收業設廠,包括提供土地,以應付大量增加的廢品需求?

香港缺地人盡皆知。香港環保產業協會會長鄭文聰建議,在堆填區闢地,給回收業作長遠發展。堆填區屬環保署管轄,毋須經其他部門,可以較快作出決定。本港有超過十個堆填區,可考慮供回收業使用,若提供二十萬方呎的土地,回收業將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若政府一方面要推動環保,要搞垃圾徵費,另一方面又無配套措施支持,市民幫忙回收的物品,最終還是去了堆填區,這就完全和垃圾徵費的原意背道而馳。市民要麼就白白浪費時間和心力去做環保回收,要麼就白白多付費給政府,但完全達不到減少廢物的效果。

環保應該拿出整套配套方案,告訴公眾如何可以增加回收,包括做出廢品增加的估算,定出提升回收率的KPI(關鍵績效指標),估計要增加多少回收廠房,怎樣提供土地,以至其他的資源鼓勵,吸引更多人投資回收業。而不是像現時這樣,見到出了問題,打個電話問候一下,問候完就不了了之,最後喵坊、科技園公司和想盡一分力協助環保回收的市民,都成為政府不作為的受害者。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