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永雄 - 小心芝士的孔穿起來啊!|巴士的點評

早前警方拘捕了七名涉嫌濫發二萬張免針紙的醫生,政府宣佈由這七名醫生發出的免針紙,將於十二月十二日失效。據《星島日報》報道,政府內部目前有八百五十個公務員持有免針紙,當中約三百人持有這七名問題醫生發出的免針紙。政府十分重視事件,認為要嚴肅處理,甚至不排除轉交警方作刑事調查。

政府的處理手法可嚴可寬:

一、從嚴。報道引述有公務員表示,其部門會抽出那七名被捕醫生所發的免針紙,並要求涉事公務員重新提交其他醫生發出的免針紙,如無法提交,不但不能進入辦公室,並當作紀律問題即時炒魷。意味着即使員工補打兩針疫苗,部門亦有合理理由認為員工之前提交的免針紙是虛假的,所以當作紀律問題處理。

二、從寬。即使涉事員工從其他醫生拿不到免針紙,只要馬上補打兩針疫苗,若其部門願意從寬處理,該員工仍可以繼續上班。不過,其他問題又來了。今年十一月三十日,第三階段對疫苗接種要求生效,進入包括政府部門在內的表列處所,需要打齊三針,若現在才去打針,打完第二針,要五個月之後才可以打第三針。換言之,在十一月三十日之前,那些拿了虛假免針紙的人已趕不及打第三針,即不能進入包括政府辦公室等表列處所。那麼,那些沒能打齊三針的人,仍可能變成「無故缺勤」而被炒魷。

如果政府要對該三百名公務員從嚴處理,當然可以追究使用虛假文書的刑事責任,有些問題值得研究:

一、虛假免針紙真的難以證明嗎?很多人憑直覺,認為去向私家醫生索取免針紙,是一對一的行為,過程是真是假,警方難以蒐集證據去證明。但現實上,執法人員循證據法蒐證,要對每一個環節進行調查,例如盤問涉嫌領取假免針紙的人,以甚麼理由取得豁免,例如嚴重疫苗敏感,有何證據有此病歷。又例如醫生診斷是否可發免針紙的過程,當中涉及大量的事實細節。

我讀法律課程時上過Advocacy(訟辯課),代入打官司舉證的情景,才知道如果是假的事情,創作證據,很易漏洞百出;如果是真實的事情,只要如實陳述,所有的事實鏈條,都會清楚地貫穿起來。領取假免針紙的人要創作虛假證供而不留漏洞,難度會比想像中大得多。

二、主犯會否認罪?現時被捕的七名醫生,由於發出數以千計的免針紙,本已極之可疑。部份被捕的醫生更被執法人員「放蛇」拘捕,更是罪證確鑿。所以不排除最後會有部份涉案醫生會認罪,和盤托出他們發出虛假免針紙的細節。屆時向他們領取了虛假免針紙的公務員,如創作了一大篇虛假證供,就會掉進越位陷阱中,無所遁形。

三、香港作偽證刑罰嚴重。據《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在宣誓下作假證供,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公務員如果為了保住份工而作假證供,會惹來事前完全想像不到的災難。

這令我想起「瑞士芝士理論」(Swiss Cheese Theory ),這是災難控制和風險管理的重要理論,由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教授詹姆斯·瑞森(James Reason)於一九九○年提出。瑞森指芝士在發酵的過程中,會產生很多小孔。將芝士切片後,將它們疊起來,在一般的情況下,由於每片芝士的小孔位置不同,相互遮掩,光線不能直透而過,不過在極例外的情況下,芝士的小洞剛好連成一線,讓光線可以直透而過,芝士在這樣的環境下,特別容易變壞,形成災難。

領取假免針紙的公務員,正面對着這種災難。當日給醫生錢買免針紙,以為很難會被人發現,結果被發現了。在上司調查他的時候,他若再說謊,編造假證據為自己辯護,被上司揭穿了謊言先丟失工作,繼而再被警方控以行使虛假文書罪或偽證罪,因一件小事而觸發重大的災難,最後要坐監收場。

遇到這樣的情況,唯一的做法就止蝕,誠實地面對問題,不讓災難擴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