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永雄 - 禁制遊艇入境要講法治|巴士的點評

俄羅斯大亨莫爾達紹夫(Alexey Mordashov)的超級豪華遊艇「諾德」(Nord),十月五日駛入香港,六日起停泊堅尼地城與昂船洲間水域。這隻全長一百四十二米、排水量一萬零一百五十四噸的巨型遊艇,停在維港之內,吸引了媒體報道,也引起美國關注,因為莫爾達紹夫是在俄烏戰爭後被美國制裁的人士。
  消息曝光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發炮批評,指逃避多個司法管轄區制裁的人士,有可能將香港作為避風港,這將進一步讓人質疑香港商業環境的透明度。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聲譽,取決於遵守國際法律和標準。
  特區政府發言人就回應話,特區政府一直全面實施及執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施加的制裁。個別國家可能基於其自身考慮,向某些地方施加單方面制裁,特區政府並沒有權力、亦不會實施其他司法管轄區施加的單方面制裁。
  美國叫香港制裁莫爾達紹夫,並叫香港遵守國際法律和標準。問題是制裁莫爾達紹夫是基於何種「國際法律和標準」?
  莫爾達紹夫是俄羅斯鋼鐵大亨,是俄羅斯最大的鋼鐵公司北方鋼鐵(Severstal)的行政總裁和主要股東,估計財富超過一百八十億美元。而他的遊艇「諾德」估計價值五億美元。
  翻查資料,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處(OFAC)在六月二日宣佈對俄羅斯幾個個人實施制裁,目的是「削弱包括普京總統在內的俄羅斯精英們,用來在全球範圍內隱藏和轉移資金,並匿名維持財富的關鍵網絡。」這次制裁的對象就包括「俄羅斯最富有的億萬富翁之一莫爾達紹夫」。而制裁行動是「根據
  美國第14024號行政命令、第13685號行政命令和第13661號行政命令」。
  換言之,美國制裁莫爾達紹夫是根據美國國內的「行政命令」,而不是「國際法律」。
  美國在俄羅斯出兵兩日後,早在二月二十六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一項決議案,要求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該案遭到具否決權的常任理事俄羅斯否決。美國無法叫安理會譴責俄羅斯,遑論是有國際基礎去制裁俄國了。最後美國只能叫親密戰友行動,和歐盟、英國、澳洲、瑞士及日本一起制裁俄羅斯。
  好了,換一個角度,即使美國制裁莫爾達紹夫只是基於「美國法律和標準」,但仍然香港想跟着去制裁又如何?
  現實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自由港,平時很歡迎各地遊艇停泊香港。訪港遊艇只要在進入香港水域前不少於二十四小時向海事處以書面申請,報一報關,就可入境。
  若香港要制裁一隻遊艇,禁止入境甚至扣押它,就要有法律依據。香港有關於制裁有成文法《聯合國制裁條例》(香港法例第537章),特區政府要按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制裁一個國家或一個個人,就要按《聯合國制裁條例》再制訂附屬法例。香港根本沒有按美國制裁令的相關立法,如何去制裁莫爾達紹夫的遊艇?
  或許美國會認為,特區政府何不馬上叫立法會通過相關條例和附例?正如美國政府經常講,他們管不了美國國會。你估特區政府今天拿一條《美國制裁條例》去立法會,立法會會否通過?當然,涉及外交關係,亦要經中央同意。
  又或許美國會認為,只要香港和美國關係好,不要管有無法律基礎,夾硬去制裁莫爾達紹夫的遊艇就可以了。
  美國應該知道,香港有很活躍的司法覆核制度,莫爾達紹夫是百億富豪,他跑去特區法院對制裁他的遊艇進行司法覆核時,特區政府憑甚麼去打官司?話自己是極權政府可以不講法律喜歡甚麼就做甚麼呀?
  甚麼事情都離不開一個「理」字,更要加一個「法」字。你不講法治,人家還信你甚麼國際金融中心,那敢把投資放到香港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