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永雄 - 中美三次經貿互動 有啟示|巴士的點評

國家主席習近平十一月十四日在印尼峇里島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後,中美關係就動起來了。

中美合作最容易合作的是氣候領域。一日之後,十一月十五日,美國氣候特使克里在COP27會議中國代表團的一個辦公室裏,和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會面。

但經貿洽談更受注目。

十一月十六日,人民銀行宣佈行長易綱與美國財長耶倫會晤。易綱會後對記者稱:「我們進行廣泛、深入和坦誠的對話,非常有建設性。」「非常有建設性」這個表述十分正面。

同一天晚上,也公佈了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會見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會長艾倫和其率領的美企業代表團的消息。

到十一月十八日的會晤就更重要了,這觸及最敏感的中美貿易問題。商務部部長王文濤在泰國曼谷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應約會見美國貿易代表戴琪。雙方對共同關心的中美經貿問題和多邊、區域經貿問題,進行坦誠、專業、建設性的交流。雙方同意繼續保持溝通。這個會後通報中的「專業」形容詞過去也沒有,顯示會議不再糾纒政治性爭拗。

兩國經濟團隊這些接二連三地頻密接密觸,令人感覺起了一些變化。

商務部研究院對外貿易研究所所長梁明告訴央視微信公眾號「王淵譚天」,指在中美兩國都完成了國內的一些重大政治議程之後,中美關係存在一個企穩的機會窗口,兩國需要合作的動力空間也就更大了一些。

梁明指的「兩國重大政治議程」是中共二十大和美國中期選舉。但我看問題在美國一方多一點。中共二十大前,美方若想尋求合作,中國不會抗拒。反而是美國民意傾向反華,民主黨政府在中期選舉前不想和中國展現友好關係,以免成為選舉包袱。在中期選舉後,特別是對手共和黨沒有取得傳說中的「紅色浪潮」大勝時,拜登的政策空間擴大,可以辦一點實事。

美國想尋求中國合作的地方多的是:

一.在氣候議題上配合,讓她充當全球氣候大佬。

二.在經貿問題上讓利予美國,維持順暢物流,協助美國控制通脹。

三.在俄烏衝突上較遠離俄羅斯,不要支持莫斯科。

四.在朝鮮半島上協助控制北韓,叫金正恩不要隔三岔五就試射可威脅美國本土的洲際導彈。

拜登想爭取一些實績,好讓他爭取連任。但外交談判是對等的,你要中國幫你,你也得讓讓利才成。

可以這樣總結:

一.外交不是講原則,而是講實利。美國總統的最大實利是選舉利益,所以過了中期選舉,才展現一點中美合作的空間。

二.這個空窗期不會太長,大約一年。因為一年過後,又到二○二四年總統選舉的初戰期,反華議題又會再佔主導。

三.不要被這些中美關係短期變化所迷惑,以為中美友好的好日子會重臨。不會了,那些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以後中美關係基調仍是鬥爭,不過有時和緩一些,好像現在那樣,有時激烈一些,好像之前那樣。但最後還是鬥爭,香港要在這個新常態下,不斷變化,找到自己生存發展之道。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