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永雄 - 記住搞革命要付出代價|巴士的點評

內地早前爆出反對封控的示威,政府馬上行動,因應這一輪Omicron疫情的死亡率偏低,快速調整政策,解除封控。而此舉令反華人士感到失望,因為他們一直以為中央會堅持強硬的抗疫政策,這樣就會令到抗議活動在全國蔓延,令他們口中的所謂「白紙革命」成功。

整件事的起源表面上是針對封控政策,而背後潛藏着激進的政治訴求,兩種要求疊加起來。十一月二十四日新疆烏魯木齊民宅發生大火,導致十人死亡,之後網上傳出受災戶的門因封控被鎖住了。但烏魯木齊天山區長哈米提‧買買提伊明回應:「小區社區不存在鐵絲捆綁的問題,樓棟所有的住戶門單元門均未封閉,網上所傳樓層門用鐵絲捆綁的圖片為移花接木惡意拼接。」

真相為何,尚待查證。但由於有不少民眾反對封控,十一月二十五日當地開始就有民眾上街示威,要求解封。翌日蔓延至上海、北京、南京等城市。在南京大學,有學生舉白紙示威,意指政府不讓人寫標語反封控,便用白紙來示威,繞過政府的限制來表達訴求。示威開始變質,有人喊出「要自由」的口號,甚至大叫要打倒領導人。

中央就以兩條路線平衡應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陳文清於十一月二十八日召開政法委會議,強調「要堅決依法打擊敵對勢力滲透破壞活動,堅決依法打擊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為,切實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中央的意思很明顯,是要打擊敵對勢力借群眾反對抗疫措施的情緒,搞出顛覆政府的活動,所以要從嚴打擊。另一方面,中央亦急速調整抗疫政策,在十一月三十日廣州市多區開始解封,中央開始試驗新抗疫手法,以寬鬆手段來應對Omicron疫情。

所以中央是一隻手回應示威群眾不滿控疫過嚴的訴求,另一隻手就追查示威背後的顛覆意圖。中央對民眾就政策發表的意見可以兼聽,但對政治的激進訴求就沒有容忍空間了。

外界的反華人士已毫不諱言將內地示威活動稱為「白紙革命」,這就不能期望中央對此坐視不理。中央目前主要集中在抗疫政策調整上面,到抗疫政策調整完畢,局面穩定之後,對那些刻意搞反政府運動的人,料會嚴肅追究。

順帶一提,在香港的大學校園,出現響應內地示威的抗議之後,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警告有「再次顏色革命」雛形,當局會嚴正執法。當時有評論指建制派採取觀望態度,不太願跟進鄧炳強的說法。

到底鄧局長是否過慮?

分析香港目前的示威,風險暫時不高,勉強要給出一個演變成二○一九年那種動亂的機率,大概百分之十機會吧。最後在香港引發一場較大的動亂,可能還要看內地的發展,以及有無外地勢力推波助瀾。

保安局局長見到一個可能釀成巨災的苗頭,跑出來示警,絕對合情合理。試想一下,如果內地示威持續愈演愈烈,相信香港也會馬上起哄,爆發重大動亂的機率就會快速上升。這不是建制派跟不跟的問題,而是有無這風險存的問題。我們經歷了二○一九年的慘痛教訓,就要提高警覺,將暴亂火苗撲滅,而不是抱一種事不關己的「食花生」態度,個個想做溫和派,人人想做老好人。

要告訴年輕人,人家已把內地的示威叫作「白紙革命」,你明知是「革命」,就不要去沾手了。記住搞革命是要付出代價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