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面對面
作者:
張灼祥

杜蘊姍(Daisy)說一家人談起話來,可用的地方話:「和父親講廣東話,和母親講上海話,而母親與妹則講重慶話(四川話)。這都是與我們成長環境有關。」Daisy曾在香港讀書工作,兩文三語,對她來說輕而易舉:「我的兩個小朋友,在上海讀國際學校,自然會講英語,與我交談,英語、普通話都不成問題,廣東話,識少少,很少機會講了。」Daisy的工作是「財...

詳細

魏先先Sinsin說出她的學習路線圖,交出一張見得人的成績表來:「我自幼稚園開始至中學,都在香港度過,是最後一屈的中學會考畢業生。(當年有份書寫《十二萬之七》的一位女同學,是Sinsin同屆會考生,道出「末代會考生」的心聲;往後日子,只有DSE,沒有school cert了。)」Sinsin說在香港的十多年學習,讓她學好兩文三語:「中學以...

詳細

中大醫學院盧煜明Dennis教授獲「二○二一年科學突破獎——生命科學獎」。這個breakthrough,是測試孕婦胎兒的健康情況,不用抽取保護胎兒的羊水,只抽取孕婦的血漿,拿來分析,已可知道胎兒是否患有唐氏綜合症或其他遺傳病。Dennis在英國牛津唸醫科時,已愛做研究:「在那裏讀醫,沒太大壓力,因為合格率極高,所以我可以一面讀書,一面做研...

詳細

羽毛球好手葉姵延花名可多,她說:「有人叫我『黑妹』,或『Hackmui』、『Black』,也有叫我『Yippy』、『Lin』。那都是我來的,我都喜歡。」叫花名夠親切,那就叫她Hackmui好了。這些年來,Hackmui代表香港出賽,獲獎無數,包括二○○五年少年羽毛球賽(在荷蘭舉行)單打及混合雙打季軍、亞洲青年羽毛球錦標賽季軍。二○○九年澳...

詳細

第一次「面對面」見歐陽偉豪Ben Sir,是在爆炸戲棚,他有份演出的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Our Journal of Springtime)。Ben Sir在音樂劇中飾演一位有堅持、有理想之人。人到中年,仍走自己愛走之路,不肯妥協。音樂劇謝幕後,演員大多留下來,與觀眾交談,氣氛與演出時一樣的熱烈。Ben Sir卻選擇先行離開。Ben...

詳細

屈原二千多年前寫《離騷》,與二千多年後(2018)江康泉策劃《離騷幻覺》,怎樣看,都是「大纜都扯唔埋」。寫《楚辭》的屈原,與動畫導演江康泉(KongKee),有甚麼關係呢?KongKee有此本事,與其他兩位動畫家,先來一個眾籌(crowdfunding),籌得一百五十萬港元,展開動畫長片《離騷幻覺》計劃。KongKee說:「起初我們的目標...

詳細

「All the world's a stage」,莎士比亞說的,這句話,已成陳腔濫調(cliche)。但對曾令敏Lilian來說,她就是要在舞台上,扮演不同角色,詮釋別人的喜怒哀樂。在英國居住超過十年的Lilian,職業一欄,只填一個字「Actress」。舞台劇演員,以此為生,不是易事。Lilian說:「演舞台劇,那是我的興...

詳細

劉偉聰(Lawrence)正職是大律師,我感興趣的,是他業餘工作,撰寫文章的專欄作家身份。Lawrence說:「叫我做專欄作者columnist,可以,不要叫我做作家呀。」看Lawrence專欄結集成書《北狩人間:少年遊》,談及不少人和事,都是與「我城」有關。作家西西書寫《我城》,寫香港故事,用的是象徵手法,虛構出來的人和事,感覺真摯,對...

詳細

七月初,剛解除禁聚令,文友說:「我們可以出來,見個面,喝口茶了。」約好在銅鑼灣新星茶莊見面。外面是橫風橫雨,我們在茶室內,看雨,喝茶,聽聽楊建恒Henry講解喝茶之道。我上茶樓,喝的不是普洱,就是鐵觀音。Henry說:「你們在茶樓飲茶、食點心,喝的普洱,該都是熟茶,不會是生茶。」「熟茶色濃,味較短,很快味就會散晒。」幾年前與高球發燒友到雲...

詳細

還有兩個星期,陳嫣虹Kuby就要與當了十六年校長的地方——民生書院(Munsang College)說聲再見了。這個暑假,儘管疫情COVID-19持續,Kuby在校內仍是收禮物收到手軟。「歡送晚宴要取消了,但禁聚令實施前,在校內已有過一次小型的聚餐活動。」「送來的禮物,種類繁多,我列了一張清單,準備好放到我的退休特刊裏,作為紀念。」Kub...

詳細

別人「得閒」就沒事做,劉天賜「賜官」剛好相反:得閒,仍是有事可幹。別人「偷得浮生半日閒」,開心不已,忙碌生活,有空閒時光,可好好休息一下了。賜官說在加拿大日子,想多清閒就有多清閒。沒有「半日閒」,只有半月閒、一月閒。賜官《賜官講怪獸》的序言:「在多倫多閉關多時,參考多本書籍、大量DVD及筆記,寫下這本『中西聞名怪獸圖冊』——《賜官講怪獸》...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