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何雨琪:愛上一個城市

  何雨琪(Marina Moreno)二○一九年八月第一趟到香港:「Love at first sight,第一眼就愛上這個城市。」 Marina喜歡自己的中文名「何雨琪」:「這個名起得好,別人只看中文名,以為我是香港人。」

  說得也是,認識一位律師朋友,把她的名與 Marina的放在一起,別人會視她倆是姊妹來的。

  「剛來香港,那是八月吧。家人很擔心,我告訴她們,比起Barcelona(巴塞隆拿),香港安全得多了。這是一個well organized的城市。」

   Marina說:「Barcelona的Sagrada Familia(聖家堂)很有代表性,那是透過捐款,建設出來的教堂,動工至今,超過一百年了(一八八二年開始,至二○一○年,算是完工)。我們西班牙就是這樣,有的是時間呀。」

  西班牙人吃一頓晚飯,可用上兩三個小時,半年前在Sevilla,與在當地大學任教的語言學家吃了一頓tapas當晚餐,花了三個小時。上了一堂semantics,本該沉悶不堪的一課,但有十款不同滋味的tapas,來送果酒Sangria,我可不介意再多上一堂呢。

   Marina愛吃廣東點心:「那不就是你們的tapas麼。」不過, Marina說Paella才是她的至愛:「Paella,西班牙大鍋飯,也可以是大鍋麵,煮法變化多端,配料款式繁多,吃不厭的」

  談到學習中文, Marina在巴塞隆拿大學已學過一點中國語文:「到香港來,選修中文,是希望對中國文化,有更深入的認知。中文字,不容易寫,不容易唸啊。」 Marina不是在訴苦,是說學懂一個字,就有多識一點中國文化的喜悅。

   Marina唸Marketing and Management,懂中文,日後留在香港,或到內地工作,會有優勢的。 Marina說:「香港人十分友善,對我這名『鬼妹』好好,可能我對別人也很好,我愛笑,別人也會對我笑。」

  西班牙人就是有那份「天真的樂觀,超現實」的視野。 Marina說:「作家Cervantes的《Don Quixote》,寫出西班牙人愛夢想,有時,所作所為,並不實際。就像畫家Dali,作品天馬行空,卻很具啟發性。」

  「年輕一代,不看Corvantes了,而看Carlos Ruiz Zafon的《The Shadow of the Wind》。」

  Marina在大學,不是唸文學,她說得好:「西班牙的文化,在我們的生活當中,看畫展,看小說,看教堂,都是我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呀。」

  當然,還有Marina愛吃的Paella。

後記

  Marina到過不少歐洲的城市,但到過,生活過,不一定就會那麼容易「愛上」的。「香港,讓我愛上了」,我們在這裏生活,一切視之為「理所當然」,習以為常。Marina說在中環,看到高樓大廈當中的石板街,仍保留昔日香港面貌:「這是香港的魅力,砵甸乍街,該是我喜歡的街道。」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