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方瑀璠:藝術天地寬

  方瑀璠Yvonne說獲得二○一九年「40 under 40 awards」:「那是一種殊榮,香港年輕一代,四十歲不到,就在建築、室內設計、產品設計、藝術範疇,做出成績來。這個獎,沒有獎金,有的是prestige,是肯定與藝術有關的年輕一代,繼往開來,那創意有目共睹。」

  Yvonne曾在美國唸與藝術創作有關課程:「我曾經以為可以當一名藝術家,在藝術領域闖出名堂來。後來到畫廊工作,接觸不少藝術家,各有不同風格,各領風騷。在畫廊工作,我的藝術知識come in handy。認識contemporay art,basic knowledge是必須的。」

  Yvonne加入Simon Lee Gallery:「在那裏工作,獲益良多。Gallery總部在倫敦,我不少時間,都會在英國、歐洲,看展品,又把有關作品帶到香港展出。」

  Yvonne說:「很多人有此錯覺,我們在畫廊工作的,衣着時尚,有品味,呢度去,嗰度去,見的都是美麗人、藝術品。其實,glamorous life是表象,我們是很努力工作的。每一次展覽,我是down to every detail,所有細節,都得留意,不容有失。香港近年盛事Art Basel,我負責的畫廊,會有作品拿去展出。而Simon Lee Gallery一年會有四個五個show,夠我們一team人全年無休了。」

  這位年輕畫廊總監,說「辛苦」不在她的字典裏:「我喜歡我的工作呀。我愛做research,每一次的show,是一次新的挑戰。我又愛旅行,到世界不同藝術館,就是一趟又一趟的藝術之旅,an eye-opening experience。」

  人間美景看不盡,藝術天地,同樣有看不完的美景:「所以,我永遠都在一種動的狀態,想做的事太多了,想看的藝術品也太多了。」

  談到藝術,Yvonne說:「我們如今是看怎樣賣一個概念,selling a concept,難度可高。怎樣推出來,而買家又buy這個idea,是一門學問。」

  有關conceptual art,怎樣創新,怎樣為potential buyer帶來驚喜。Yvonne看來胸有成竹:「畫廊展出來的作品,魅力在哪裏,吸引之處又在哪裏,就要靠我們的research,靠畫廊負責人了。」

  在commerical art接近泛濫的藝術世界,怎樣選擇,很考Gallery負責人的眼光。想起一套電影,講述Max Perkins怎樣發掘他那年代的作家。如今畫廊負責人,會不會遇到類似的難題:怎樣的Conceptual art,才可突圍而出呢。

後記

  工作之餘,Yvonne喜歡行山:「香港行山的地方可多,歐洲更多。Hiking,看的是自然風光,那是實實在在的湖光山色,不是抽象概念,大自然,百看不厭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