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Mark Huang:畫出來的心聲

  在金邊吃過地道柬埔寨菜後,同行的友人說:「你一定要見見我的年輕侄兒。這位年輕人,當年曾在香港唸國際學校。書,唸得不怎麼樣,就是不開心,老是說生活太緊張了,活動空間太少了。原來他一直醉心畫畫,要找一個studio。但香港租金太貴,沒法實現他夢想。如今好了,返回金邊,可以做他的喜歡的事了。」這個晚上,Mark像一陣風的走過來,滿手沾着油彩,對眼前美食興趣不大。Mark對我說:「你們明天到我親手設計的studio看看。那裏有我的最新作品,有我commissioned的project,有我的教畫室。」

  離開金邊前,隨友人參觀了Mark的studio,Mark說:「我叫Mark Huang,我的中文名是黃馬克,只是在這裏,每個到來學畫的學生都叫我Mark。」

  Mark說過到來學畫的人:「甚麼職業的人都有,年紀有大有細,都是愛到這裏,開開心心上一課。不過,上完一課,他們仍是有興趣再來上第二課,第三課。」Mark的英文,說得比他的普通話、廣東話還要好。我們在studio,聽他用美式英語講解他的作品,說出他非畫不可的理由:「像所有藝術工作者,我有話要說,那是透過我的作品表達出來。」「It's an urge to create.」Mark如是說。在金邊,Mark說他有着較大的創作空間:「在香港,擁有這樣大的studio,不可能的。」教畫為生,Mark說:「藝術家也得生活。生活有了保障,我才接受commissioned project來做。有時要畫我不想畫的,幸而很多時,我可按照自己心意去創作,好不好不是問題,隨意生活,實在是好。」

  Mark說喜歡教畫:「Teaching someone how to paint, for me, is like teaching somebody how to work.」Mark教畫,樂此不疲,看着學生有進步,有所突破,他覺得心血沒有白費。Mark說他的作品多是以意念conceptual為主:「I have to choose the right medium to express the idea effectively.」因此,Mark也有嘗試抽象作品、平面設計,透過不同色彩、不同技巧,說出他的想法來。Mark希望日後有機會舉辦個人展:「Exhibition is always a form of celebration.」那就等待那一天,到金邊欣賞Mark的個人畫展。

後記

  其後Mark傳來他的個人人生取向:「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我追求的快樂也很簡單:在我的工作,我得到滿足,那我可以繼續活下去了。」

  Mark說自己不是有名氣的藝術工作者:「做有意思的事,生活得開心,那比甚麼都來得重要。」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