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鄭淦元:跳出個未來

  見鄭淦元Ken的那一個下午,先上網,觀賞Ken教花式跳繩,學跳Rope Skipping的有中學生、小學生,都跳得興高采烈,十分投入。

  讓我想起多年前看過的一套電影《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英國男孩,愛跳芭蕾舞,他的成長,可比一般男孩辛苦:男孩學跳芭蕾,長路漫漫,怎樣跳下去呢。

  Ken跳繩,十六年前的事。創業是二○○九年,十年前,他與朋友開了「香港花式跳繩會」(HK Rope Skipping Club)。

  Billy Elliot跳芭蕾,成為出色芭蕾舞蹈員ballet dancer。Ken跳繩,帶領香港花式跳繩代表隊多次在世界錦標賽中奪得佳績。

  跳芭蕾、跳繩,看似風牛馬不相及,兩回事,卻有共通之處:Billy與Ken學曉從失敗中再站起來,嘗試做好一些,一步一步的邁向成功之路。Ken的人生信念:「不怕失敗」,就是這點堅持,創業十年,Ken說:「公司full time staff有三十人,part time的有一百五十人。跳繩,花式繩,多是原地踏步,卻可創出新意來,變化多端。」Ken榮獲「The Innostars Award 2019」香港創新領軍人物大獎,是他推動跳花式繩這項有益身心健康運動,帶來突破,在國際賽,為香港爭光。Ken說:「萬事起頭難,想當初,到學校推介這項活動,反應沒想像的好,我們不怕失敗呀。如今,學校、團體,主動找我們了。」

  「花式跳繩,容易上手,小朋友上課一趟兩趟,已跳得似模似樣,很有成功感,便肯繼續跳下去。十六年前,只有三十所學校有跳繩班,今時今日,超過七百間。」

  不少Ken的學生,如今都成為教練,與他一起去教第三、第四代人了:「有學生跳得比我好,青出於藍,多好。」「學校的課外活動,加入花式跳繩,遇上開放日,學校慶典,學生有得表演,家長看得開心,表演者有成功感,那是雙贏win win呀。」其實是三贏局面,還有負責教花式跳繩教練呢。Rope skipping仍有無限創意空間:「我們對跳繩花式,會作出不斷修正,務求做到既安全,又好,又有新意。」在得獎感言,Ken有這幾句:「每一個新花式,都是由被繩絆倒開始,可能我們會被絆倒一百次,卻會在第一百零一次學會那個花式。」

後記

  Ken送我一條花式跳繩。問:「我可以跳?」「慢慢跳,保持身體平衡,不要求甚麼花樣,可以跳幾下的。」Ken說有小學同學上過兩堂跳繩課後,就「繩不離手」。有了「信心」,相信跳得一次比一次好,向離度挑戰。我有信心,可以跳兩三下,就是不會「繩不離手」。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