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鍾普洋:不尋常的旅程

  鍾普洋(Po)在他送我的著作《Designed to win》內頁簽名,並寫上一句:「Welcome to the DHL journey, Enjoy」。Po新書的副題是:「What every business needs to know to go truly global」,成功之道,可不是紙上談兵。Po現身說法,說的是個人經歷,如何排除萬難,把courier service,發揚光大。

  Po細說從前,中學最愛是英國文學,到美國留學,唸的卻是漁業管理學。學成歸來,學無所用,加入玩具廠,負責追單,追廠文件、樣版,靠普通郵寄服務,費時失事。期間Po認識了美國DHL創辦人Adrian Dalsey,知悉速遞服務大有可為,遂於一九七二年在香港成立敦豪國際DHL International。

  Po說DHL發展初期,他美其名是總裁CEO,實際上他是超級打雜,從推售到速遞,會計到打電話,他都是one for all, all in one,Po不以為苦,創業難,難不到他。

  Po說到一九七三年的官司:「香港政府告我們,說我們侵犯香港郵政專利權,但郵政信件跟我們送的文件,兩者是不同的呀。最後我們打贏官司,導致日後《郵政條例》的修訂。DHL就此得全面發展,改變跨國快遞的面貌。」

  Po說:「Common law保障了我們應有的權益,也促進了香港工商業的發展,個人私有財產,亦得到保障。」

  Po說值得引以為傲的,是《南華早報》SCMP慶祝創辦一百周年,提及香港具影響力人物,Po榜上有名:「我好像是排名二十一,入選,因為我改變了香港、亞洲的快遞文化吧!」

  至於他應邀出任香港賽馬會的Voting member遴選會員,算是錦上添花。

  寫過《Designed to win》,Po下一部書名都有了,《Designed to live a good life》:「其實,怎樣過一個有意思的生活,不是待書寫好了才去過的。現在的每一刻,我們都可以有一個good life的呀。做事,值得做的就去做。做生意,發財可以,但發財也要立品的呀。DHL成為legacy,是因為我們做事有原則,循規蹈矩。」

  Po說:「所謂a good life,就是live where you belong, with people。在你有歸屬感的地方,與你喜歡的人一起生活,才有滿足感,快樂可言的。」Po的退休生活,過得充實。他要寫的題材可多,執筆,不光是書寫心底話,他還要用顏料,畫出人生風景來。

後記

  其後與Po通電話,談及養生之道,Po說他愛運動,也有打高球,屬於「一百波,朋友多」一族。

  問他可有做人心得與年輕一代分享,Po想了一會,說:「有時,我們以過來人身份,以為可以教他們怎樣怎樣做,就可成功。不過,我們或許該先想一想:你可以教到他們甚麼呢。Integrity,你有沒有呢?你對年輕一代,有care,真正關心過他們麼。」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