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劉群章:倫敦的日子

  劉群章Doris說:「我一月中由香港返回倫敦,那時,倫敦生活一切如常。」

  二月初,香港人開始戴口罩:「在倫敦,不要說那時候沒有人戴口罩,這一個月,倫敦Lockdown,我們只可以去超市、藥房。餐室關門了,商業活動都停頓了。倫敦人戴口罩的,仍屬少數。戴的只是超市、藥房工作人員,街上戴的,多是亞洲人。」

  問Doris,COVID-19來襲,有沒有引起恐慌。Doris回應:「英國人很stoic的,no panic, no complaint。生活不便,他們一笑置之。上星期,復活節,Brighton海灘擠滿年輕人,到來享受陽光與海灘。」

  不用說,到Brighton度假的人,沒有戴口罩。Doris解釋:「英國人不習慣戴口罩,亦不相信口罩有用。」

  原先約好七月到倫敦,與Doris見個面,然後去一間她推薦的餐廳,試試contemporary cuisine。Doris說:「西班牙、意大利菜,皆有可取之處。價錢合理,比香港同級數餐廳便宜,就是在餐室點酒,一瓶酒,是零售價四至五倍,太不合理了。想喝酒,只好光顧可以自己帶酒去的餐館。」

  說到喝酒,Doris興致來了:「五月十八至二十,在倫敦Olympia的wine-fair,是我期待的一年一度盛事。往年在wine-fair,我參加不少大師班Master-class,學曉不少wine tasting入門知識。」

  Doris品嚐紅酒多年,進修過不少有關課程,接近sommelier水平。她說可以的話,待疫情過去,就會展開「希臘」試酒之旅。

  不過,Doris最擔心的是五月七日至十一日在Lake District舉行的Keswick Jazz & Blues Festival:「恐怕去不了,主辦單位這一趟要破產了。」

  「七月疫情過去,你們過來,一定要去觀賞在倫敦的費朗明高。去年的Flamenco Festival,我一共看了共三場表演。你知道我是Flamenco迷,今年,要看足五場。」

  七月在倫敦,可以去看Andy Warhol展:「去Theatre看表演,去National Theatre,比較合適,坐得舒服呀。West End座位窄,坐得辛苦,去洗手間,排隊排餐死。貼錢買難受。」一向快人快語的Doris,流露出真性情來。

後記

  愛周遊列國的Doris,說她去過地方、國家不算多:「去的主要是歐洲城市、美國城鎮。我在美國芝加哥住了十四年半。最享受一個人駕駛汽車,穿州過省,由芝加哥到中部,最遠一次去到加州。Road Trip是我的至愛,可經人煙稀少之地,感覺自由自在,十分寫意。不過,這樣的旅程,永遠無好嘢食。美國快餐店,不會有奇跡的。」

  Doris住在倫敦,已近三年,七月到倫敦,可以與Doris吃一頓意大利菜,到National Theatre,看一場表演。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