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梁光耀:思考之路

  與梁光耀(Buda)對話前,Buda先傳來一張他在街頭繪畫的照片,Buda說:「我undergraduate是讀藝術的,就在畢業那一年忽然對藝術發生興趣,尤其是藝術定義和評價的問題,於是報讀哲學的碩士課程,就是這樣迷上了哲學。」

  疫情持續,留守家中,最佳活動之一是閱讀,有作家說「無聊才讀書」,我不贊同這講法。讀書,是有意思的活動。小說看多了,改看popular science、popular philosophy,像Alain de Botton的《The School of Life》,內容廣泛,都是與做人道理有關的。

  找來Buda的《思考之法》,Buda肯定「人和其他動物的主要分別在於理性,而最能表現理性的就是思考,思考使人遠離動物性。」

  看過《思考之法》後對Buda說:「要是DSE的『通識』改為IB的TOK(Theory of Knowledge),你的書可以是很好的參考書了,中學生如果看《思考之法》,可有幫助。對『通識』課程,該懂得如何分析了。」

  Buda說:「DSE的通識,議題接近社會學的文化研究。TOK與思考哲學問題有關。中學生學會思考方法,懂得分析問題,一生受用。」

  談到思考,問Buda:「思考之難,難在哪裏?」

  Buda的回應:「清晰、清楚明白問題所在,從來不易。Logical thinking,合邏輯性的思考,是要有知識做back up的。」

  談到思考,Buda在前言中說得清楚:「思考主要分批判思考和創意思考,而人類的發展和進步正繫於批判和創造兩者。」

  《思考之法》前四章談的是批判思考,後兩者談創意思積極之法。學藝術出身的Buda,用繪圖、人物素描來解釋他的理論,讓讀者更容易明白他所講的道理。

  談到「歸納法」,我們知道的有「概推論證、因果論證、類比論證」和「最佳解釋推論」。其中有一段是解釋「因果論證」的。

  Buda的講法:「因果論就是找出事物因果關係的推論,例如:你經常吃炸薯條;你的體重不斷增加;因此,吃炸薯條是體重增加的原因。」

  本來,想問Buda,「體重增加,與經常吃炸薯條有必然關係麼?」

  但我更想問Buda的是他指出創意思考學者Edward de Bono所講的「直線邏輯思考,不能產生創意」。Buda說:「邏輯旨在判定推論是否成立,它的目的不是要帶來創意。」

  Buda說:「這樣的批評就像抱怨洗衣機不可以用來煮飯一樣荒謬。」

後記

  Buda比較喜歡古代哲學家,中國的孔子、墨子、老子。西方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

  Buda下一部著作會寫與死亡、生命有關課題,該會引用他所喜歡哲學家的論據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