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林琵琶:看得見的一面

  林琵琶Pipa在《月亮的背面》內頁的詮釋:「我們看到的月亮,圓也好,缺也好,永遠只是它向着地球的一面,月亮背面的風景,肉眼凡胎的我和你,是永遠無法窺見的。」

  小說向我們展示可以看得見的一面,包括男女主角的想法、內心世界的掙扎。還有,作者藉着小說人物對古代書畫的喜好,給讀者來一課書畫導賞。第一個粉墨登場的是明代唐寅(唐伯虎),我們既可欣賞到他的《仕女圖》,還有他與祝允明(祝枝山)的書法。

  這一頁是小說文字,下一頁是書畫介紹,都是由Pipa執筆的。小說中的人物在看畫,我們也一起看。

  與Pipa通話,說她是art connoisseur,Pipa的回應:「我不敢承認是鑒賞家,那是一個非常尊貴的名號。真正的鑒賞家要很博學且精深,古代書畫尤其難,要文、史、地理、時代宗派等等都得清楚,博覽且精於分析。」Pipa只算是「書畫愛好者」。

  Pipa傳來她在中大崇基學院拍攝的大學畢業照,當上文藝青年的照片。說起從前:「家中十兄弟姊妹,我排行最小。那時在故鄉,家裏都是《西遊記》、《紅樓夢》、《薛仁貴征東征西》等章回小說。」Pipa開始時(小學三四年級)看不懂的便跳過去,「上文下理串起來,慢慢也就全明白了。」其後在香港唸大學:「報讀大學時三個志願都填報中文系。」Pipa說:「不入中文系便連大學也不唸了,年輕人的念頭非常可笑。」但當年投稿到年輕人刊物《青年樂園》、《中國學生周報》,一點不可笑,那是文青愛做之事。Pipa有一篇作品,收錄在《新人小說選》,肯定她的創作成績。

  Pipa到美國後,不寫小說文章了。她「轉向書畫藝術,是受夫婿的影響,他嗜書畫如命,而且是這方面真正的專家。」前年冬天,Pipa 與她先生黃君實合作的《沃雪齋藏古代繪畫選集》出版後,她忽然「想動筆寫小說了。」Pipa說自己是「一個遲來的追夢人」:「我想寫別人沒寫過的素材,如古代畫晝和普洱茶,都是自己比較熟悉的。」

  看過《月亮的背後》,對Pipa說:「我覺得女主角素安,有性潔癖的。而這,差一點就把她與青霜的夫妻關係打入十八層地獄,永無翻身機會。」Pipa的回應:「素安最後也妥協了,捨不得放棄,便只好妥協,沒有第三條路可走。」Compromise:妥協,不正是人生面貌麼。

後記

  Pipa在小說提及的普洱:宋聘、黃文興,現時是天價,我們可喝不起了。Pipa說:「這些茶都是多年陳茶,喝完一餅即減少一餅,所以貴。」Pipa說在銅鑼灣某樓上店仍可喝到不錯的普洱,待疫情過後,就去試試。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