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歐陽詠欣:飛行有時

  歐陽詠欣Hailey說:「疫情初期,我們已經可以戴上口罩上飛機了。」

  香港人因為經歷過沙士,防疫意識遠勝歐美國家。而從事艙務工作多年的Hailey,更不會掉以輕心:「一開始,大家都知道工作風險,所以做足防疫措施,工作時戴口罩及手套,注意機艙及個人衞生。」

  即使如此,Hailey不得不暫時留在香港,等待疫情COVID-19過去:「休息了個多兩個月,習慣了。希望利用這段時間,自我增值。」

  Hailey學過藝術:「這些日子,我可以教畫、畫畫,是我的興趣,現在還可以教學生畫,生活一點不乏味呢!」

  Hailey留在家中日子多了,她所喜愛的貓兒,該也感到開心吧!家中有五隻貓貓,夠Hailey忙了。

  談及工作,Hailey說:「我入職至今,先後在三間航空公司工作過。先是短途,然後是長途,現在又返回起初的短途。」

  Hailey喜歡在長途機工作:「十多年來,我有一半時間在英國倫敦。不覺得辛苦,我沒有Jet lag。我的休息,是跟香港時間。飛行途中,我們可分批休息,每次睡三數小時。長途飛行,每次可休息三日。一個月飛四次,怎算辛苦。現在的短途,像去日本,即日來回,一星期飛四次,更易感到疲累。」

  初初入行,Hailey來到英國,當然不會留在酒店休息:「我們幾個同事利用其中一天飛去羅馬觀光。同事差點被打荷包,好彩她警覺性高。」Hailey的警覺性一樣高:「多年來,我出外觀光,會小心財物,特別是去意大利shopping,不能得意忘形。」

  出外旅遊,女士要小心,男士也一樣:「有男同事,在英國被人強搶財物,還是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

  第一次到倫敦,Hailey說印象最深刻的是去看大笨鐘(Big Ben):「大笨鐘的照片看得多,親眼欣賞這哥德式建築,感覺蠻親切的。」

  倒是英國食物,吃了那麼多年,仍是乏善可陳:「Fish and chips,可變出甚麼花樣來呢。」

  沒有問Hailey是否已戒了吃炸魚薯條,連我這個不常到倫敦之人,也少吃。倫敦人,據說也不愛吃了。

  不過,我們都同意:倫敦的英式早餐,吃不厭。

後記

  Hailey說當了那麼多年機艙服務員,現在是高級乘務長了,學曉「處變不驚」的本領:「我做人,態度很積極的,Being positive。疫情已接近受控,我們很快就可以返回工作崗位了。」

  「我不會像某些同事,下機後,返回酒店,Lock and seal,鎖上房門,睡個好覺。我仍會出外觀看風景,尋覓美食。」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