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盧嘉琪、鄔素逸:看結果,看化驗

  盧嘉琪Sandy、鄔素逸Winnie倆人有相似之處,她們在城大生物醫學系畢業,一起當上醫務化驗師(Medical Laboratory Technician)。入城大之前,都在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就讀。

  從IVE轉讀大學課程,對Sandy與Winnie來說,是挑戰。Sandy說:「Year 3 entry學位不多,而且總平均積點高於3的同學比比皆是,我DSE的中英成績較高分,是轉讀大學資助學位的籌碼。」

  Winnie同意,說:「IVE的課程多為practical相關知識,而大學是practical與theory並重,需要更多時間學習。」

  Winnie喜歡生物科,又愛做實驗。雖然生物醫學難讀:「課程緊湊又有很多理論及實驗堂,環環相扣,若不好好讀書會跟不上。」

  Sandy喜歡科學:「但又很怕面對生離死別,在化驗室,就能避開一切傷感。」

  Sandy同意Winnie所講,這一科不易讀:「難度在於兩年內要精讀別人四年的課程,涉獵四個範疇。而且不能一知半解,因為從病人進食、抽血開始,所得到的資訊,都會幫助理解結果。」

  Sandy說對自己的工作,沒有厭倦。她分析血的成份:紅白血球、血小板,是否正常:「醫生落order,我做化驗。Barcode顯示化驗結果。Turn around time,從Lab到把結果放到真空管,十至十五分鐘大功告成。遇上緊急情況,分秒必爭。」

  Winnie說化驗工作,看似重複做同一件事,標準化:「即使是normal case,一樣可從中得到樂趣,一樣有工作滿足感。」

  Winnie分享一次經驗:「有小朋友肚瀉,原來他吃了未經煮熟又被感染的豬肉,糞便發現豬帶絛蟲(Taenia solium),醫生遂可對症下藥。」

  Winnie說專注力不可或缺,Winnie與Sandy這兩位化驗師,工作認真,是知道不能出錯:「否則嚴重的會影響到病人,不能盡快得到適當的治療。」

  Sandy喜歡目前的工作,所以不覺得辛苦:「就是工作地點和居住地點相距太遠,每天舟車勞頓,有點吃不消。」

後記

  Winnie工作之餘:「喜歡和貓貓一起,在家放鬆,聽音樂、上網,偶然會返回大學,做sharing。」

  待疫情過去了,Winnie想去瑞士:「看風景,行山。」

  Sandy在離島長大:「工餘時間,喜歡親近大自然。」

  Sandy要去加拿大、西藏:「中學一位老師帶我到加拿大參加國際科學展(International student science fair),開心時光很想再回味。」

  「西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在大自然之中,能夠感受到造物主的奇妙。」

  希望Winnie、Sandy,心想事成,早日成行。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