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鄭天儀:心甘情願

  大半年前,在一文化活動場合與鄭天儀(Tinny)同枱,Tinny說:「我接手經營了一間藝術書店,在中環的二樓書店,有空上來看看。」

  星期天,到中環元創方看書,順路走上士丹利街的大業藝術書店,想看個究竟。

  大忙人Tinny不在書店內,沒法給她一個意外驚喜。也沒機會喝一杯她親手泡出來的舊茶,翻看她介紹的藝術書刊。

  與Tinny對談,忍不住問:「有說想『害』一個人,最好是叫她/他開一間二樓書店,辦一份文藝雜誌。你開書店,又辦雜誌,不怕死?還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Tinny笑着回應:「對喜歡做的事,不會後悔的。經營藝術書店,沒想像困難,有一班藝術文化愛好者到來光顧的。開書店後,先後舉辦過幾個文化活動,很受歡迎呢。」

  不是賣花讚花香,Tinny交出來的成績單,見得人的。一年不到,舉辦的活動包括:(一)Redge Solley講「一九五○年香港」攝影;(二)台灣九十後藝術家創作書推手蔡胤勤講「頁面部署:藝術家創作書的策展實踐」;(三)台灣史學家、製作人蔡登山講他的著作《舊上海風華與親日文人》。

  Tinny不光是策劃講座,她還在網上發表文章,辦她的網上雜誌,為報刊撰寫文化藝術文章,夠她忙個不停。

  Tinny樂此不疲,她說:「透過不同活動,認識不少朋友,這收穫,比甚麼都好。」

  Tinny寫文物文章,已可結集成書:「把文章整理好,便可出書了。」

  寫文章需時,Tinny寫一篇文,資料搜集,要比下筆撰寫出來,花的時間更多:「那查資料過程,樂趣可多呢。」遂不以為苦。

  Tinny的工作,不見沉悶。做喜歡做之事,寫出來的文章,娛己娛人。

  為了寫好一篇訪問,Tinny會在網上、到圖書館找資料:「我通常會找自己感興趣的題目來寫。為興趣而寫,我用真名,為生活而寫,copywriting,我用筆名。我是有原則的,違反我意願的廣告文章,我不會接,不會寫。」

  談到寫作禁忌,Tinny說:「我沒有禁忌的。不過,對我來說:寫不喜歡的東西,就是我的禁忌。」

後記

  Tinny傳來「吳冠中逝世十周年」紀念展覽暨沙龍講座消息。

  這個星期六(六月二十日),在中環砵甸乍街二十二號Pottinger 22藝廊,下午二時半至五時半。

  談的是「吳冠中與香港」。

  想起二○一七年年初見香港郵政署署長,她拿出《香港館藏選粹》,裏面有吳冠中二○○二年為香港藝術館繪畫的作品,其後成為一套極受歡迎的郵票。

  吳冠中畫香港作品,該可在展覽欣賞得到。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