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浩泉:突破疫情的活動

  疫情持續,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會長陳浩泉William說:「由二月到六月,基本上沒有甚麼文化活動了。許多機構、團體的活動都取消了。直至上月,我們才開始網絡上視像會議形式,推動文學。」

  七月的文學月會,主題「新冠疫情的回顧與書寫」。有我認識的杜杜,講《當夏姑娘衝過來》,杜杜身在渥太華,網絡世界,四通八達,她可以與美加文友,分享她的散文創作。William談的,是《愛在瘟疫流行時》,想起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奎斯的小說《愛在瘟疫蔓延時》。儘管是亂世,而且瘟疫來襲,人間有情,還是值得活下去的。

  談到新冠疫情COVID-19,William在他的文學通訊讓我得知,最近辭世而去的旅美作家於梨華,因患上新冠而告別人世。當年於梨華到香港,談文說藝,談她的作品《又見棕櫚,又見棕櫚》、《變》,說的是她們一代留學生的苦況。那一年,我仍是文藝青年,William也是。那該是我們一起出席過的文藝活動,唯一的一次。William移居加拿大後,我們多年沒見面了。

  William說做了多屆「加華作協」,困難當然有,也很辛苦,樂趣也是有的:「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我們喜歡的,同時認為有意義的事。三十二年的歲月,一路走來,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加華作協」這些年,接待過的作家,可有不少。他們到來,與喜愛文學的朋友分享作品、寫作經驗,William說他們先後見過白先勇、洛夫、瘂弦、龍應台、陳建功、鐵凝、余華、蘇童、閻連科。每次的交流,大家都能互動。為此,William說這樣的活動,值得舉辦下去。

  在加拿大生活多年,William說習慣了,儘管生活沒香港的多姿多采,那麼方便。William喜歡長居加拿大:「優美健康的自然環境,多元文化的社會氛圍,民主自由的生活空間。」

  今年的書展,William沒法回來一看,他說趁着留在加拿大的空暇時間:「盡快整理出版自己積存的書稿,同時完成一部計劃中的長篇小說。」

  William說待疫情過去,他是會回來一趟的。我們該有機會見個面,喝杯茶。見面時,希望拿到William送我的禮物:他的最新著作,他的簽名本。

後記

  看William傳來的《文訊》。有了網絡,活動可如常舉行了。視像會議、網上發佈新書消息。今年九月下旬,第十屆「秋之韻」中英詩歌朗誦會,如期舉行。

  「疫情期間,作協成員多讀書,多思考,多創作。」

  這幾句話,很有意思。對身在香港的愛書之人,同樣適用。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