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浩嵐:生活、工作在香港

  陳浩嵐Sylvia說:「在香港唸大學,然後在香港工作,至今,剛好是第十年了。」

  來自陝西西安的Sylvia說仍有回到家鄉過年:「那裏有很多有名小吃,涼皮、肉夾饃、麵食,與在香港吃到的,很不一樣。」

  選擇到香港讀書,Sylvia指:「當初想找一個離家近一些,能夠早些畢業,教育質素又比較好的地方,於是來到香港。」

  Sylvia有朋友去了美國,也有像她一樣,到香港來的。畢業後,不少人返回內地工作,但Sylvia決定留下:「在這裏留多久,其實我沒想好,如果有別的機遇,可能會離開的。」

  說會離開,卻已留下來,好幾年了。Sylvia覺得:「香港是一個有着無限可能的地方,給了我很多嘗試不同未來的機會,這也是我最喜歡香港的地方。」

  Sylvia笑着說:「我係一名打工仔,不,應該係打工女。」Sylvia說她的廣東話仍是「有限公司」。在香港打工,就有此好處:「東家唔打打西家。」Sylvia在香港,轉了幾份工,一次比一次好。讓人想到荷里活電影《Working Girl》(打工女郎),一套讓人看得開心的喜劇。Sylvia在香港的日子,就像一套勵志電影,有着積極人生意義:Sylvia的觀感:「剛到香港讀書時,覺得香港雖然有些地方比較舊,但是整個城市的思維是西方又現代化的。現在是在香港的第十年,體會到這個城市非常多元化,多種思維和思想共存。」

  畢業後,留下來的畢業生不算多,都說香港「不易捱」:「租金貴,人工不算高,廣東話,講不難,講得好可不容易。」留港十年,Sylvia說她的廣東話:「工作上溝通沒甚麼大問題了。但是,地道的,很生活化的詞彙,還是說得不怎樣好。有時,也聽得不太明白別人在說甚麼。」

  不過,Sylvia自稱是個吃得苦,捱得之人:「小小苦楚,等於激勵。」所以,Sylvia不會對在西安的親人說「在香港不習慣,很辛苦」的話,因為這樣,家人就會叫她回去的了。

  陝西小吃,Sylvia每次回鄉探親,都會吃個不亦樂乎:「但廣東茶點,也很好吃。留在香港,從不缺美食。」

  在香港,想去的地方可多,「山頂、海洋公園之類,我都愛去。其實,熱鬧、人多的地方,我都喜歡。」車多,人多,對Sylvia來說,不是問題。看來,短期內,Sylvia仍會在香港生活、工作的了。

後記

  Sylvia說疫情來襲,曾返回內地西安老家:「見了父母,但要趕着回來,所以沒有見到朋友、同學了。」

  「疫情過後,可以的話,會去一趟歐美,或者日本、韓國,也不錯。」

  放假就愛往外跑,旅遊、觀光、購物,香港人愛做之事,Sylvia也一樣愛做。現在不能出門旅行,就留在家中:home-office,繼續工作好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