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劉天賜:得閒‧有事做

  別人「得閒」就沒事做,劉天賜「賜官」剛好相反:得閒,仍是有事可幹。別人「偷得浮生半日閒」,開心不已,忙碌生活,有空閒時光,可好好休息一下了。賜官說在加拿大日子,想多清閒就有多清閒。沒有「半日閒」,只有半月閒、一月閒。賜官《賜官講怪獸》的序言:「在多倫多閉關多時,參考多本書籍、大量DVD及筆記,寫下這本『中西聞名怪獸圖冊』——《賜官講怪獸》。」

  原先約好在今年書展,七月十五日晚上六時半到會展演講廳,聽賜官講「東西方怪獸排行榜」。疫情持續,書展被迫改期,與賜官暫時不能面談,只能WhatsApp了。

  找到《賜官講怪獸》,第一章談四靈四凶、四靈:青龍、白虎、玄鳥、蛇龜。六千年前的陪葬品「左有青龍,右有白虎,專司保護靈魂不受妖魔侵襲」。講完四靈,講四凶。賜官找到《左傳》的記述,其中「混沌」,最惹人討厭。《神異經》對「混沌」的描述:像是毛犬,有目而盲,有耳而聾……凶者,乃其脾氣,不分是非、善惡。」賜官引用儒家思想:「沒是非之心,便是邪惡了。」

  另一凶:窮奇——「有翼之虎,喜吃人」,賜官指出此獸雖曉人語,卻「總欺有理者,欺善」,不是「怕惡」而時「獎惡」。其餘二凶,「檮機」:「喜捉弄」人,「作壁上觀」。又愛「食人,獎惡」。最後一凶:「饕餮」,貪吃(西方耶教視之為七宗罪之一),此凶獸,賜官說它「會將自己身體也吃掉,吃到死為止。」

  《賜官講怪獸》圖文共茂。賜官說:「書中所用的插圖,超過三百多年歷史,因此,並無copyright問題,我翻看有關文獻,數以十計,包括《山海經》。」

  多倫多的冬天,對賜官來說,一點也不難捱:「我在家中的小型圖書館,閒着,看似無事忙。其實我是在翻看有關資料,把古籍文字梳理成現代語文,寫好《賜官講怪獸》,我又有足夠材料,寫《賜官講鬼神》了。」

  賜官口中的家居小圖書館,藏書逾三萬冊:「下一趟你到多倫多,記得來看看我的藏書,包保你不會失望的。」

  賜官一年有一半時間在香港,留港期間,在大學教編劇、在電台《講東講西》、出席文化活動、見見老朋友。返回加拿大,賜官大多時間留在他的圖書館,在書海中徜徉。

  賜官笑說自己是名「宅老」:「回家充電,最好的活動就是閱讀了。我不說人間是非。所以退休多年,仍然沒有人走茶涼這回事。」寫得出《小寶神功》的賜官,做人道理,他是寫得出,做得到。

後記

  賜官說下一年書展,他的《賜官講粵音》該可以與讀者見面了:「我們經常用錯字,講錯音,會錯意,我希望可以糾正過來。又會解釋『禮多人不怪』,是甚麼意思,那是生存之道呀。『禮尚往來』,你送禮給我,我要『回禮』給你的。」

  有機會到賜官家作客,離開時,他一定會送我送到大門口,我可記得他說「請回,請回」才好。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