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鄺珮詩、江康泉:科幻離騷

  屈原二千多年前寫《離騷》,與二千多年後(2018)江康泉策劃《離騷幻覺》,怎樣看,都是「大纜都扯唔埋」。寫《楚辭》的屈原,與動畫導演江康泉(KongKee),有甚麼關係呢?

  KongKee有此本事,與其他兩位動畫家,先來一個眾籌(crowdfunding),籌得一百五十萬港元,展開動畫長片《離騷幻覺》計劃。KongKee說:「起初我們的目標是八百萬,有一百五十萬,只能先行製作『序』,十分鐘的序曲,為日後動畫長片開了個頭,一個好的開始。」

  監製之一鄺珮詩(Teresa),香港藝術中心節目總監,說:「江記KongKee的計劃,值得支持,我們去年加入這個計劃,成立聯合製作公司,co-production。參與短片製作、配音、line-up音樂人。對本地藝術工作者的創舉,我們會玉成其事。」

  KongKee說:「這一代人,很受日本動畫影響。我們的想像世界,與此息息相關。動畫,在香港,仍在起步階段,希望藉着今次製作,讓animation platform,有了一個點,發展本地動畫。《離騷幻覺》,由古代跳到現代,屈原,由一名愛國詩人變成一個機械人。一個由死亡到重生的故事,我的世界觀:我們已經來到科幻時代了。」

  KongKee的無限創意,透過動畫表露無遺。Teresa說:「KongKee有track record,敢於嘗試。我們可以做穿針引線工作,日後動畫完成後,幫手發行。」

  計劃不能說「十劃都未有一撇」,已經有「一撇」了,那就《離騷幻覺》的序,剛拍好,可以見人了。但拍動畫的資金呢?

  KongKee說:「找政府資助,不是沒機會,就是不像拍電影那麼容易。是可找ASP(Animation Support Program)。如今,我們見一步行一步。」

  問KongKee:「可不可以找到部份資金,先拍一部份,把《離騷幻覺》分成上下集,甚至Part 1、Part 2、Part 3,分開來拍。」

  KongKee的回應:「那就要花更多資金了。要拍,得一次過,把動畫拍好,不能分開來做的。」

  KongKee態度樂觀:「創作,就不應想那麼多。計劃,有它的生命力。向着目標邁進,終有那一天,《離騷幻覺》會出現觀眾眼前。」

後記

  看過《離騷幻覺》的序,遂明白KongKee的執着,是有根據的:屬於香港的本地文化,充滿可能性的動畫天地,未來世界,會是可觀的。我們害怕也沒用,機械人的年代經已到來。

  第一次見KongKee,二十多年的事。仍是中學生的他,拿着一本手繪漫畫給我看,那該是他剛開始的創作。

  他說:「我是一步,一步走過來。」如今,來到動畫了,他也會「一步一步走下去。」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