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葉姵延:一切得來不易

  羽毛球好手葉姵延花名可多,她說:「有人叫我『黑妹』,或『Hackmui』、『Black』,也有叫我『Yippy』、『Lin』。那都是我來的,我都喜歡。」叫花名夠親切,那就叫她Hackmui好了。這些年來,Hackmui代表香港出賽,獲獎無數,包括二○○五年少年羽毛球賽(在荷蘭舉行)單打及混合雙打季軍、亞洲青年羽毛球錦標賽季軍。二○○九年澳洲羽毛球大獎賽亞軍、二○一○年馬來西亞羽毛球黃金賽冠軍。Hackmui說她最開心的一次,是二○○九年在香港舉行的東亞運動會,奪得一面金牌。「可以在香港自己地方,得到一面金牌,特別珍貴,特別感動。I loved that and I would never forget that moment。」Hackmui傳來獲獎照片,高舉金牌的Hackmui,激動得流下淚來,流的可是快樂之淚。

  兩屆亞運,Hackmui先後獲得亞軍銀牌、季軍銅牌。在多哈舉行的亞運會,Hackmui在八強時,淘汰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張寧,此乃屬於她的得意之作。「其實,我畀人打敗,多過我打敗人。」勝負,乃羽毛球好手常見之事。世界排名(最高是第八,現時排名三十四)對Hackmui來說,一個數字而已。Hackmui說:「我喜歡打羽毛球,我的青春歲月,都在羽毛球場上度過。羽毛球魅力沒法擋,為它流汗、受傷,我都沒有後悔。是我自己選擇走羽毛球之路的啊!」

  Hackmui指出要羽毛球打得好,「講速度、講體力」:「訓練過程,很辛苦的。我不怕,我吃得苦。比賽講耐力,我也有。而且,我夠拼搏,所以一場大賽,我會打到抽筋。我也曾因打得差,失準,而陷入低潮,以至想提早退役,不打了。但教練鼓勵我,家人把我拉起來,隊友亦說我仍有氣有力,可以多打幾年。」Hackmui說如今已沒有甚麼壓力了:「高手那麼多,落場作賽,贏輸又有甚麼關係呢!」Hackmui有教小朋友打羽毛球:「要鼓勵小朋友,不能夠太惡死。不然的話,會有反效果的。」

  「小朋友讀書,讀得太辛苦了。讀書之餘,要多做運動才好。而打羽毛球,很好的運動。」愛打羽毛球,說那是她「至愛」的Hackmui,當然把打羽毛球,放在第一位。

後記

  Hackmui靜下來時,會來一杯手沖咖啡:「沖杯好咖啡,講究技巧,我還會彈結他呢!」沒有問她,會不會自彈自唱。希望活得「優雅」的Hackmui,也愛上跳舞:「跳舞講節奏,就像打羽毛球一樣。節奏很重要的。我以前打球,太力量型(像男子的打法),現在學會調整一下,不能再那麼拼命了。」有機會得試試Hackmui的手沖咖啡,與她來一場羽毛球友誼賽,不必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