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杜蘊姍:金融以內以外

  杜蘊姍(Daisy)說一家人談起話來,可用的地方話:「和父親講廣東話,和母親講上海話,而母親與妹則講重慶話(四川話)。這都是與我們成長環境有關。」

  Daisy曾在香港讀書工作,兩文三語,對她來說輕而易舉:「我的兩個小朋友,在上海讀國際學校,自然會講英語,與我交談,英語、普通話都不成問題,廣東話,識少少,很少機會講了。」

  Daisy的工作是「財富管理培訓」,她負責講授有關課程:「疫情來襲前,我是穿州過省到處去,為不同機構、銀行講解金融課題。我這名investment consultant,講的是怎樣去推銷一個產品。這已不是一個靠hard sell的年代,coaching講的是怎樣替『客人』着想,講的是『正路』,proper way of doing things。」

  Daisy「吃開口飯」的職業,包括曾在電台工作(包括香港電台):「從播音到公關,到金融,到講師(現在大家都叫她杜老師)。我很享受我的工作,從前是在酒店飲宴大廳開講座,在大學、在銀行演講廳談管理,現在開網課,對象包括銀行管理層、投資者及商管學生。把有關知識與別人分享而又得到positive feedback,這是我從工作中得到最大的回報。」

  Daisy傳來一張她「資質認證」,都是與她學歷、講學、負責課程有關的證書。那不是用來「嚇人」的,是見證了十多年來辛勤地工作的成果:「累計授課超過一萬小時,收費教練輔導超過四百小時,累計學員超過五萬人以上。」

  Daisy杜老師(我也該這樣稱呼她)的講座很受歡迎,該與她不會把「講義」用完再用,她是根據不同企業的需求而度身訂造合適課程。Daisy通過多元化援課形式,配合教練式提問技巧,引發學員自主思考。Problem solving是靠自己運用所學到的理論、知識,用來解決有關金融問題。Harvard Business School用case study作為教學個案。Daisy會梳理各學派理論,以深入淺出方式,透過實際案例來一個case study,讓學員明白其中道理。Daisy亦會有互動環節,讓學員與客戶交流。

  要是有機會多「觀課」,看看Daisy怎樣用生動有趣的例子,解釋金融課題,那該是我的「金融管理」第一課。疫情過後,到上海「上堂」,看這位深受「學生」歡迎的老師,怎樣教,怎樣帶出有趣、值得探討的話題來,讓大家一起討論。

  後記

  儘管Daisy是教學教得出色的老師,她說:「這不算是甚麼成就呀。」「大病一場後,覺得隨自己意願,過好每一天,就算挺成功的了。」她說:「孩子唸書的學校,可取之處是校風純樸,十分難得。」談到生活情趣,Daisy傳來這兩句:「風帆溯溪讀書寫畫旗袍白酒……追蹤上海老洋房的細節。」

  要細心解讀,才能明白其中意思。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