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楊立明:對世界的好奇

  與楊立明(Brian)的對話,是從定《面對面》題目開始。中秋節前已看過Brian的《走進陌生的國度.俄羅斯》(Stepping Inside A Foreign Land-Russia),讓我對俄羅斯有了不一樣的觀感,二十一世紀的俄羅斯,與十九世紀小說家托爾斯泰筆下的俄羅斯當然不同,小說《Anna Karenia》搬上銀幕,呈現出來的俄羅斯面貌,與Brian所描寫的聖彼德堡:「城中滿是劇院、畫廊和博物館,洋溢着濃厚的文化氣息。」江山依舊,小說家筆下的人物都成歷史了。書比人長壽,歷史建築也一樣。

  說回《面對面》的題目,我們都同意用《對世界好奇》。Brian說:「對世界的好奇心,令我的人生有意思。」

  Brian到俄羅斯工作,第一份工,工資只有兩萬盧布(港幣二千二百元):「居住市郊,房間簡陋,僱主經常拖欠人工。」在他的作品序言,Brian如是說:「當初對海外工作的浪漫想像與『入鄉隨俗』的真實體驗構成很大的落差。」

  這不過是眾多考驗之一而已。Brian說他的人生字典裏,沒有「後悔」這兩個字:「我有很多機會,是有得揀的,我就是喜歡接受不同的挑戰。我唸大學,去了荷蘭做交換生,讀英文(原先想讀歐洲文學,但要讀原文,我不懂法文、西班牙文,讀不了)。選讀英文,讓我學曉helping each other,班上十位同學,交功課,我們得互相改對方的習作,幫對方拿高分。真是難得的經驗,學習,不是要求分數高過對手,而是大家一起拿高分。這對我日後工作態度,有深遠影響:幫別人,其實是幫自己。」

  Brian其後仍是返回俄羅斯:「做第一份工時,辛苦不是問題,語言不通,講俄文,要靠google translate,返工坐小巴,班次不多,要等。就算去洗手間,遇上大雨,得拿雨傘,一來一回,渾身濕透。都是一大堆的不方便,但肯捱,會捱出頭來。」輕描淡寫,是苦盡甘來了。

  Brian提到他認識的新一代莫斯科人——埃琳娜(Elena),看Brian的描述:「蘇聯解體那一年,Elena正在讀小學,電影台頻道都在播放《天鵝湖》(Swan Lake)。突然鏡頭出現戈巴卓夫(Mikhail Gorbachev),宣佈離任。」如今Elena與她的丈夫已成跨國公司管理層,Elena對Brian說:「即使莫斯科因新冠肺炎封城,我們還是在家工作,享受白手興家的成果。」

後記

  Brian傳來一張近照,那是他出席的一個品酒活動。俄羅斯的日子,那磨練,令他對工作有了新的看法。他創立Brianstorm Content Solution,是Brainstorm的wordplay,但意思不變:「真正能夠改變情況的不僅是一套理論,還需要有新的想法,富創意的回應及大膽的行動。」

  而這,回應了我們開始《面對面》談話時定下的題目:「對世界的好奇。」還有Brian說的:「面對考驗,誠實面對真實的自己。」可以這樣,無有怕。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