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潘泰銘:燭光的力量

  對哈佛大學學者Michael Sandel的著作《正義:一場思辨之旅》(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所提出,而又值得探索的課題:面對人生選擇,該怎樣做,才算是「對」的呢。

  潘泰銘(Dee)說當年在科大唸書(生物科學):「上Harvard 網站,聽Sandel的Lecture,順便學埋英文。」

  沒想到的是有這麼一天,Dee站在舞台上,參與《原則》(Principle)演出,Dee演的是學校領袖生長梁健博,有一場對手戲,Dee與演校長凌芷(雷思蘭飾)來一場辯論,談的是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引用的正是Sandel的例子。

  對一名中學生來說,Sandel的例證,會不會太深呢。現今的中學生,有獨立思考能力,對合理/不合理的校規,會有客觀的看法,Dee飾演的領袖生長,不屬於「死讀書」的一族,他愛思考,還會為學生報寫文章,有勇氣,敢向權威(校長)挑戰。Dee在舞台上的表現,活像一名五四時代的有為青年。

  迷上舞台藝術:「是從大學開始。這一切跟自己的性格有關,轉捩點是入讀演藝學院。讀完三年生物化學後,我對本科沒有鑽研下去的興趣,讀夠了。」

  一般年輕人大學選修Double Degree雙學位,同期進行的。Dee在大學時期全情投入「搞話劇創作」。大學畢業,Dee終於明白「該向自己興趣而活」,在舞台上,他找到那活着的樂趣:「面對藝術之路,需要堅毅的精神和健康的身心,不斷尋找進步空間和可能性。」

  Dee讀演藝:「就是不甘心還未好好理解這個城市的『主流價值』、『非主流價值』之前,就馬上投身社會,找一份沒甚興趣的工作,隨波逐流。」

  Dee說:「演員係一個身份多過係一個職業」,Dee有此識見,很不簡單。他進一步解釋演員這個身份:「成為演員,好比一條自行修行嘅路。演員,好嘅演員總能夠真誠面對自己,清晰尋找突破的方向,同時又不怕犯錯,不失自我和幽默感。」

  Dee說他喜歡在《原則》一劇扮演的角色:「我喜歡做梁健博。因為再老啲就做唔到中學生啦。有機會將自己曾經對中學生呢個身份嘅印象沉澱一次,並表達出嚟,係一個好好嘅經歷。」

  教人難忘的中學生歲月,在舞台上呈現出來,多好呢。

  後記

  問Dee:「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你,用甚麼句子。」

  這一句獨白,Dee說:「好難諗O添!」想好了,Dee在舞台上唸出來:「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呢個城市嘅一點燭火,出一分力。」

  Dee選擇走上舞台,詮釋別人的人生面貌,Dee沒有選錯。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