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鄧斯慧:不用口罩的一天

        自由插畫師鄧斯慧(Kitty)傳來一張最新作品,Kitty說:「希望很快很快,香港人不用再戴口罩過日子,這幅作品,叫做《疫晴》。雨過天青,疫情過去,一天光晒。」

  畫面有黑白一面,亦有彩色一面。Kitty說:「這是一個對比,彩色一面是希望,不用戴口罩的女孩,看來是多麼開心呢。」

  Kitty還有一張彩色照片,那是她到台灣旅行時,與幾米的作品合照。幾米是Kitty喜愛的插畫家。《面對面》只能刊登一張照片,Kitty說:「不用想了,就用《疫晴》,畫面傳遞出來的信息才重要。我該退到幕後。」

  Kitty與年輕作家關嘉利合作。Kitty負責畫,關嘉利負責寫。繪本《我的外婆》獲得二○二○香港中文文學創作:兒童圖畫故事組冠軍。

  《我的外婆》,文字與插圖配合得宜,一幅又一幅溫馨的插畫與文字讓人看得舒服。像「綁鞋帶」事件,作者這樣寫:「外婆是我的老師。她教我綁鞋帶。」然後,隨着時間流逝,畫面上的外婆臉上多了皺紋。長大的女孩說:「我會自己綁鞋帶了。」另一張畫面,出門時,外婆「忘記了綁鞋帶。」是長大的女孩幫外婆綁了。三張畫面,幾句話,足夠了。

  Kitty說插畫,得與文字互動,文字含蓄,畫面也不能誇張。

  《我的外婆》讓我想起侯孝賢的《童年往事》,少年的「我」(是導演個人成長經歷?),想起了與阿婆一起的日子。一如《我的外婆》文本,「故事是很多人的成長經歷,那感情,是真摯的。」看作者的描寫:「外婆還是大力士,她有時候替我背着重重的書包……有時還背着睡着的我。」有這麼一天,女孩「等不到外婆了……外婆去了很遠的地方。」Kitty的最後一幅插圖,女孩背起外婆,配上文字「不知道很遠的地方,有多遠,外婆走得會不會很累,我很想自己已經長大,能背起外婆了……」簡樸文字,配上插圖,很能打動人。Kitty說:「兒童故事《我的外婆》是說給別人聽的,按照題材去繪畫,作者想講甚麼而畫。《疫晴》從我想所出發。」現在我們仍在努力,對抗疫情:「終歸日子會好起來的。你看,彩虹出現了。」

  後記

  關嘉利說「生命」教育的繪本不多見,《我的外婆》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小時候的一些故事換了一個城市的場景去創作,但裏面的情感和疑惑,都是真的。」兩人第一次合作,參加公開比賽,就有此佳績,看來她們還會合作下去的。雨過天青,疫情也清了,那時,Kitty會畫一張怎樣的城市面貌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