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鄭丹珊:花開燦爛

  鄭丹珊(Sam)傳來一張與她作品《蜂擁》的合照。畫中牡丹是從花墟買回來的,Sam觀察「牡丹一周的生命,從含苞至盛放,從盛放至凋零,其間花開花落,箇中亦蘊含自然之美。」

  幾年不見,鄭丹珊仍愛用她的工筆手法,繪畫大自然的花草樹木。丹珊說:「我的英文名叫Sam,是珊的叫法。小學時,別人叫我Sam,那與珊同音,遂用了Sam。」男孩子叫Sam,女孩子也可以叫Sam呀。

  Sam的工筆畫,明顯就是出自女子手筆了。她的作品,在香港、台灣畫廊長期展出。Sam說每一幅賣出的畫,畫廊與她五五分帳,算是不錯的了。繪畫為生,沒想像容易。Sam「現時有另一身份——室內設計師。」

  Sam是「築織」(Moulding Concept)的創辦人,她認為「一切皆是藝術,一幅畫作是藝術,家居設計也是藝術,一幅畫和一幅牆,一個家居的配搭亦是藝術。」

  「用心的家居設計,除了解決問題,也能塑造主人家對生活的美學。」

  問Sam:「你的美學觀是怎樣的?」

  Sam的回應:「我對家居設計的美學觀不離一個『家』字,『家』,代表家庭,代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能促進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設計,便是好設計,便是『美』。所以設計上,我較着重空間的應用,以簡約風格襯托出彼此之間的濃情厚意。我深信好的設計更能凝聚家人朋友,讓他們更樂在其中,增加在家相聚的時間。」

  Sam傳來幾幅她的家居室內設計,用的是暖色,家具顏色配搭得宜,營造出和諧氣氛來,就像她的工筆畫,讓人看了,覺得舒服。

  Sam說「創作媒介和技巧仍以傳統工筆為主,但題材以身邊的事物入畫。主題比較隨心。」

  「最近畫的題材是貓。」

  「為甚麼是貓?」

  「因為被貓的生活態度吸引。牠們很懂得享受獨處的時間,讓光陰流淌,自得其樂。我認為留些時間自我獨處,是深入認識自己的重要一環。」

  Sam的日間工作:設計及工程管理,「了解客人的需要及生活習慣,並將這些元素與設計結合。」

  工作之餘,Sam仍會「自我獨處」,拿起畫筆,畫她的工筆畫,像她畫的《蜂擁》:蜜蜂與牡丹,顯示「生命短暫,讓自己努力綻放,同時有始有終。」

  後記

  Sam把牡丹面貌,用了一個星期,從牡丹「球」至「開花」,捕捉下來。牡丹一點不俗,有它可觀之處:「畫中貌似數花爭妍鬥麗,形態迥然不同,實際同屬一株牡丹花。」

  「牡丹是百花之王,亦為『花之富貴者也』。或許因其富貴之美譽,故世人甚愛牡丹。」

  Sam說:「世人賞花,追求花開燦爛的一剎那。」

  誰說不是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