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郭亨基:八十歲‧逍遙人生

  不過是四個月前的事,回想起來,又遙又遠了。二○二○年十一月四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的郭亨基八秩華誕音樂會,對郭亨基老師來說,意義重大:「我來港四十年了。一直以來,我都是從事作曲、指揮工作。」郭老師是樂此不疲。《杖朝一葉舞風雷》,這個慶祝郭老師八十歲生日的中樂晚會,在疫情持續期間舉行(那時,仍可以有大型音樂會)。到來向郭老師致意的人可多,有他的學生、朋友、文化界、音樂界,濟濟一堂,都是來欣賞郭老師指揮大合奏《歡舞》、彈撥樂合奏《彩雲》、《火把節之夜》、笛子與樂隊的《彝家歡歌》(笛子由名家朱紹威吹奏)。來到下半場,郭老師先坐在台下,與觀眾一起欣賞他的作品,由梁志鏘指揮的《大理風光》、《樂韻飄揚》。然後郭老師還是再次站在指揮台上,為大合奏《香江戀》、《打歌》展示他的指揮魅力,還有,當晚所有曲目,都是郭老師不同時期的創作,令人歎為觀止。

  郭老師說來港四十年,那是他的「創作期、收成期」:「但我的創作靈感,是來自十六年在雲南的生活,在那裏的體驗。」

  談到雲南的流金歲月,郭老師顯得興致勃勃:「我從上海來到雲南,接觸到二十多個少數民族,他們充滿生命力,有着不同的風俗習慣,啟發了我的創作,豐富了我的生活。」

  生活艱苦,郭老師毫不在意:「那時生活充滿驚喜,雲南的潑水節教人享受生活歡樂,少數民族的飲酒行樂,一飲,就飲足一個星期,那是懂得生活呀。」

  十六年的雲南歲月,讓年輕時期的郭老師,增廣見聞,對他日後創作,很有幫助。

  「我二十五歲來到雲南,四十歲離開。結婚時三十歲,分配不到房產,有一個時期,要住洗手間,但又有甚麼問題呢。」

  王洛賓《青春舞曲》寫的是新疆維吾爾族。郭老師的《雲嶺風情》,講的是雲南少數民族,充滿喜悅之情。

  向郭老師致敬的「八秩逍遙音樂會」,那「逍遙」兩個字,用來形容郭老師,恰當極了。郭老師在雲南過了十六年逍遙日子,來到香港,仍是活得逍遙。

  「逍遙」可不是游手好閒的,郭老師說:「我是潮州人,作了一首《俺是潮州人》,很受歡迎。而可以繼續作曲、指揮。這樣,活着,才有意思。」

後記

  問郭老師:「你的創作生涯,人生閱歷,十分豐富,從雲南風情到香港思懷,可見你在不同階段,皆有讓人驚喜的作品湧現。下一個創作,會是甚麼呢?」

  郭老師微笑不語。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