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秋宓:都是鄉愁惹出來

  因為鄉愁,詩人余光中寫出《鄉愁》,道出故鄉情懷。因為鄉愁,秋宓在英國寫成《英格蘭廚房日記》(A Kitchen Diary):冬去春來的生活與料理(Winter and Spring):Recipes from December to May。

  秋宓(Iris)說:「在英國,已有五年了。喜歡這裏的生活,居住狀態和自然環境,給了我很多時間,較大的空間,來發揮我的興趣愛好。」

  居英不夠三年,Iris已經愛上英式下午茶,「會選擇口感清新淡雅的茶品」,吃「手指三文治(finger sandwiches)、烤鬆餅(Scones)。喝英式下午茶,讓Iris體悟到「生活就像一杯茶,全憑你自己去沖泡」(Life is like a cup of tea. It depends on how you make it.)。聽起來,有點像電影《Forrest Gump》的名句: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Iris接着說寫了一本講英式下午茶事的《蘋果樹下的下午茶》(Story, Recipe, Afternoon Tea),回應了英國民謠:When the clock strikes four, everything stops for tea.

  不過,生活不能只靠喝茶,還得靠食物的呀。一日三餐,在英國,可不能像在香港,都到外面館子「醫肚」的。Iris說:「下廚,我也是在學習。其實與鄉愁有關。」

  「鄉愁就是身在異鄉,思念家鄉食物的一種情緒。」Iris有了鄉愁,才開始鑽研烹飪。《英格蘭廚房日記》這本書二○一九年尾動筆,二○二○年十一月完稿。記錄了Iris下廚,煮出來的美食。Iris說:「在香港生活忙碌,帶着兩個孩子(那時他們年紀還小),那有時間去研究食譜。來到英國,下廚成了主要活動之一。最開心的是,孩子大了,不用我費神了。還有,他們都喜歡我煮出來的早、午、晚三餐。」

  「我弄出來的Cottage Pie(鄉村牛肉批)、Lasagne(意大利千層麵),家人都愛吃。」Iris當然不止是煮西餐,看她在書中寫的:二○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大年初一,英國天氣:陰有時晴,氣溫八度,吃的就是『豬肉芹菜餃子』」。Iris說在超市可以買到的食材。回憶從前,Iris說:「包餃子,用時興的話是,是團隊工作。北方人家(Iris是北方人),年三十夜晚包餃子是全家總動員。有擀皮的,有包的,小孩子在旁邊幫忙按麵劑子。」看Iris寫包餃子過程,明白她所說的「鄉愁」,是甚麼一回事。

後記

  喜歡看書、喝茶、種花草、觀察鳥類昆蟲,又愛跑步、煮食的Iris,說很快就適應英國生活。疫情持續,Lockdown期間,Iris仍可到超市,購買所需食材,弄出來的新年菜單:早午餐:法式酥脆Crosque Monsieurd、和風百菇溫製沙律Wafu Mushroom Salad、接骨木花香檳Elderflower Champagne。晚餐:雜錦天婦羅Assorted Tempura、法式藍帶芝士雞排Chicken Cordon Bleu配上意大利米麵蔬草沙律Orzo Vegetable Salad,甜品是自製的Oreo Cheese Cake。全日供應的,還有「豬肉芹菜餃子」。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