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劉賜權:等待做候鳥

  旅居加拿大多倫多超過三十年的劉賜權Paul說:「過去一年,暫停候鳥生活。Migratory bird,可以冬天時飛到古巴、墨西哥曬太陽(過去二三十年,多倫多冬天,與Paul無關,他會飛到南美洲度假,偶然也會來到東南亞國家,越南、泰國)。」二○二○年,他被迫留在加拿大過冬,不能像候鳥南飛。

  Paul說:「在加拿大,年過六十,不一定需要退休。自願退休,可申請Canada Pension Plan(CPP)。過了六十五,則可享有Old Age Security(OAS)福利。」

  Paul母親住老人院所有開支,皆由OAS支付,不用他負擔:「我在公共機構工作多年,現退下來,卻比以前更忙碌。我這名自由工作者,為Amnesty International Canada、Labour/ Le Trarail magazine,做翻譯。」Paul留學法國,懂法語,對他的工作,很有幫助:「到了我這把年紀,要多用腦才好。」Paul說在他字典,沒有退休這兩個字。

  「多倫多的冬天不好過,我們都愛做snowbirds。冬天,我們往南飛,以前愛去墨西哥,現在那裏治安不好,我們改去Caribbean的ABC三島:Aruba、Bonaire、Curacao。也有去美國Florida的。」

  都說度假大過天,Paul在二○二○年不能南飛:「希望今年可以成行吧。」Paul說等待在沙灘曬太陽,等足一年了:「機票一點不貴,Buenos Aires、Rio and Lima都有平價機票。度假,不是奢侈玩意。」

  多年前,與Paul及一班在加拿大定居的,在多倫多央街Yonge Street吃晚餐,席上有人笑說:「加拿大甚麼都好,就是想發達,難比登天。」但是,他們都留下來。看來,人活着,不一定要賺取很多很多錢,才開心快樂的。

  Paul說:「我愛在這個地方生活,生態環境好,醫療制度、福利、教育都好。Possiblities of enhancing one's standard of living。」

  Paul認同加拿大的寬鬆移民政策:Sensible and fair immigration policy gives anyone truly willing to make a successful life in Canada a good chance of achieving their goals.

  聽過Paul的感言,很具說服力,他可以做加拿大政府代言人了。

後記

  當年在多倫多央街一起吃晚飯的同代人,大多留在加拿大生活,也有拿着加拿大護照,返回香港工作。其中兩位在香港賺取比在加拿大多一倍的工資,他們像「候鳥」,每年夏天返回加拿大避暑。也有半年在香港,半年在加拿大的。

  Paul希望早日到加勒比海ABC三島曬太陽,夏天,香港沙灘也不錯呀。不過,路程太遠,看來,Paul該不會回來的了。

張灼祥

hd